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三章 各有心思

作品:巫谜|作者:夜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5 13:32:12|下载:巫谜TXT下载
  更重要的是,眼下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古邺城,古邺城始建于春秋齐桓公时期,战国时又属于魏国,秦灭六国统一天下后,邺城归于邯郸郡。

  两汉时期,根据历史记载邺城并未有封刘姓王,直接属于郡守,直到东汉末年,曹操这才受封邺城,这才开启了邺城为大魏五都之一的存在。

  所以说,这个汉墓中葬着刘姓王的可能性并不大,从各方面推论,属于曹魏的墓葬可能性反而更大一些。

  “难道这还真是曹操墓不成?”周元想到这,心中情不自禁有些小激动,假如能够证明这个墓葬就是曹操墓的所在,那么之前在学界中对于曹操墓的归属争论就能确定了,这在考古史上更是一个惊人的发现。

  张清研虽然学的也是历史,但她却是头一回出这种现场,望着眼前展现出来的墓葬大致轮廓,她的神色中带着无比的兴奋和期盼,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四处打量着,但很快就顺着目光移到了不远处。

  “究竟怎么回事?”韩玉成和那年轻人一前一后来到古墓的一处,直接对正在下面作业的人问。

  “韩老师,您下来看看就知道了,我们也说不清。”古墓靠中间的凹陷处,正有三个穿着蓝色工装的考古人员,见到韩玉成原本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研究什么的他们连忙起身,抬头对站在墓沿的韩玉成道。

  韩玉成也不多话,当即就顺着边上的梯子下到了里面,随后几步来到三人面前。

  “您来看这个。”刚才说话的那人指着地面一处道。

  韩玉成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起初他的神色很是正常,可一看之下先是一愣,紧接着快步上前就蹲了下来,用手轻轻抚去上面的泥土,随后再仔细看,这一看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随后朝边上伸手道:“电筒!”

  一旁的考古人员连忙把一个手电筒递了过来,韩玉成打亮手电继续细看,片刻后他站起身,神色凝重中又带着一丝古怪,紧皱着眉头,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老师!韩老师!”周元和张清研站在远处,见韩玉成呆呆地站在那边半天没反应,而他身边的几个人也不出声,当即忍不住喊了几声。

  回过神,韩正明这才向周元这边应了一声,随后低声和几个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这才向周元他们这边走来。

  顺着梯子往上爬,周元连忙伸手拉了一把韩玉成,等韩玉成上来站稳后周元就问道:“韩老师,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韩玉成下意识地刚要摇头,但很快又微微点了点头:“是有点发现,不过现在还不好说,要等清理完后再确定。”

  接着,见周元目光朝着刚才他去的那地方望去,韩玉成拍拍周元的肩膀:“考古现场纪律你应该清楚,目前这情况非工作人员是不能进的,说句实话今天带你们进来已经是违反制度了。不过你放心,你和小张不是外人,必要的照顾总是有的,这样吧,你们还是先回海城,等过个两个月后再过来,到时候我再看实际情况告诉你们些东西。”

  听韩玉成这么说,周元自然明白了对方婉拒的意思。

  韩玉成说的没错,考古的纪律是非常严格,除非周元和张清研是考古小组的正式成员,要不然是不能直接进距离接触现场。

  就像当初周元去三星堆的时候,作为研究员的章寒也只有权利带周元在外围转转,而无法擅自批准他人进入核心区域。

  所以韩玉成今天带他们进现场已经等于卖了他们很大面子了,周元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了,虽然他能肯定刚才韩玉成的异样是出于新的发现,可对方暂时不肯说他也没办法,只能点头答应。

  接着,韩玉成领着周元在上面转了一圈,介绍着现场清理的进度,同时指着已经清理出来的几处讲述着他的判断。

  周元他们边认真听着,边拿着照相机拍了些照片,等一圈转下来后,时间也过了近一个小时,韩玉成笑眯眯地看着周元和张清研也不多说什么,周元明白他的意思,知道自己不便继续在这久留,当即真挚地向韩玉成道了谢,随后由韩玉成亲自把他们送了出去。

  原本,周元打算请韩玉成一起吃个晚饭,顺便再趁机会打听下他们今天的发现究竟是什么的时候,韩玉成却拒绝了周元的好意。

  用韩玉成的话,现在手上的工作很紧,他哪里有时间吃饭喝酒?还是等些日子,等把工作做完后,下一次周元他们来的时候他韩玉成做东请他们好好吃一顿,以表地主之谊。

  “韩老师您留步。”

  “好好,我就不送你们了,回去后不要忘了替我给老李带个好。”韩玉成笑呵呵地说道。

  “一定一定,等过些日子我们再过来,您到时候可千万别藏着掖着呀。”周元笑着说道。

  “哈哈,你这小子,放心吧,等有了初步结果你再过来我肯定告诉你。”韩玉成用力拍拍周元的肩膀笑道,接着松开和周元握的右手,朝着张清研摆摆手道别。

  等见着他们走出大门后,韩玉成这才转过身,脚下突然走的飞快,迫不及待地就朝着现场那边急急而去。

  “周元哥,你说韩老师他们究竟发现了什么?弄的这么神神秘秘?”出了大门,周元回头望去,正看见韩玉成急冲冲地离去的背影,边上的张清研同样疑惑地朝着韩玉成的方向看着,忍不住问道。

  周元摇摇头,他哪里知道,不过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韩玉成他们刚才一定有重大发现,要不然韩玉成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可惜的是,当时由于他们在墓葬的外围,而韩玉成在汉墓的中央位置,双方不仅间隔着二十多米距离,而且现场的光线也不太好。

  周元根本就看不到韩玉成他们在那位置究竟发现了什么东西,会引得韩玉成这样的大专家如此神色凝重。

  “我怎么知道?”

  “韩老师也真是的,还故意瞒着我们。”张清研忍不住埋怨了一声。

  “算了,韩老师既然不想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再说他不是答应我们了么,等我们下一次过来会告诉我们一些东西。”周元见张清研略有失落的样子揉揉她的脑袋安慰道。

  张清研嘴里嘀咕了声“我不是小孩子”的话,接着嘻嘻一笑,拉起周元的胳膊就朝着他们的车方向走去。

  回到县招待所,周元他们在招待所餐厅吃了晚饭,吃完饭后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周元给自己泡了杯茶,坐下思索了下,这才摸出电话给自己的老师李梦舟打了过去,电话那头响了几声,李梦舟接起了电话。

  “老师,是我。”

  “哦,周元呀。”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您现在方便么?”周元问道。

  李梦舟那边传来一阵声音,隐隐约约似乎是在关门,很快他就说道:“我还在学校办公室,你说吧,什么事。”

  周元把自己来这的任务还有碰到韩玉成的事大致讲了讲,当周元提到韩玉成的时候,李梦舟在电话那边发出了一声轻咦,似乎很是意外。

  “什么?你碰到韩玉成这老家伙了?”

  “是呀,韩老师听说我和清研是您的学生后就带我们去现场转了一圈。”周元实话实说道。

  李梦舟在电话那边笑道:“这老家伙,还算有点长辈的样子,不错不错,这些年可算是有点长进。”

  “老师,您和韩老师之间……?”周元听着李梦舟的话忍不住问了一句,关于李梦舟和韩玉成的关系他一直很好奇。

  “哈哈,没事没事,就是老朋友而已,当年年轻时候我和老韩在一个地方呆过些日子,后来我回了海城进了海城大学,他留在中原搞他的研究,相隔千里见的面就少了。”李梦舟打着哈哈避重就轻,周元也不好多问。

  “对了,你打电话给我不会就说这老家伙的事吧?”李梦舟问道。

  周元笑道:“老师您还真猜对了,我这有件事正要和您说呢。”说着,周元把墓葬的情况仔细同李梦舟讲了讲,李梦舟在电话那头静静听着,也不插嘴。直到半小时后,周元在讲述完,李梦舟这才问了几个问题,周元一一回答。

  “这老家伙,这分明就是想吃独食呀!”李梦舟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接着就听得他追问道:“周元,你确定刚才说的古墓情况是真实的?”

  “老师您放心,这点专业水准我还是有的。”

  “好!”李梦舟在电话那边斩钉截铁道:“这样,你在那边呆着暂时不要回来,我这就去找关系打报告。这个老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把年纪了还打这种小算盘,就这样!等我消息……。”

  不等周元回答,李梦舟那边直接就挂上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