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九章 垂钓双头蛇

  “不好意思啊,我是住在楼下的,家里停水了,请问能给我的猫一点水喝吗?”

  李风家的房门外,一个抱着白猫的年轻女人说道。

  而她刚说完话,她的猫便弱弱的“喵喵”叫了两声。

  从监控视频中看,那白猫瘦瘦小小,很虚弱的样子。

  见此,李风略微思索了下,打开了门。

  “谢谢你啊,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见李风开了门,门外的年轻女人立刻含笑说道。

  她穿了一件黑色紧身T恤,领口很低,下面是同色短裙。

  似乎是因为在做家务,她的衣服上有些灰尘,低领口露出来的肌肤上也沾了一抹。

  在雪白皮肤的映衬下,十分突兀显眼,让人有种特别想擦掉的冲动。

  “是渴了吧?”

  李风看着猫咪轻声说道。

  他一直喜欢猫,当下看这小白猫乖巧惹人怜,又忍不住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小白猫顺势也在他手上蹭了两下,又“喵喵”叫了两声。

  见此,那白猫的主人立刻说明道:

  “是呢,我是今天刚搬到楼下的,只顾着搬家,忘记照顾这小家伙了。

  碰巧家里水管坏了,没有水,我一时又找不到水给它喝,所以只能来麻烦你了。”

  听着主人这么说,那小白猫又蹭了蹭主人很低的领口,惹的那年轻女人忙笑着尴尬制止。

  李风也淡笑了一下,便准备给它拿瓶家里的矿泉水。81book

  然而正在这时,那年轻女人又喏喏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个,请问我能借你家洗下手吗?”

  她说着还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

  李风见此也没多想,只点头道:

  “你进来吧。”

  见李风让她进来,那女人急忙道谢进屋。

  之后,李风给她指了卫生间的位置,那女人弯腰将怀中猫咪放在客厅,自己便进了卫生间。

  只不过,夏日衣着清凉,在她当着李风的面,弯腰放下猫咪的时候,免不了又是一片春光。

  或许是那猫咪认生,又或许是它本就老实,在被放到地上后,它就一动不动和李风对视。

  李风看着那只长相可爱的猫咪,默默叹了口气。

  他拿起客厅桌上放着的凉水杯,浅浅的喝了一口,然后按下遥控器,客厅的窗帘无声关上。

  “诶?这里怎么这么暗呀?你怎么关窗……”

  当那個黑衣年轻女人刚从卫生间出来时,就发现客厅突然暗了。

  心中想到什么,本要高兴,却迎面猛地一杯水浇来。

  随着水浇湿面部,脖颈,胸口,那年轻女人的皮肤开始慢慢融化,剥落。

  最后露出惨白的,殡葬用的纸人面容。

  而她带来的猫咪,也被那杯水淋到,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无用的纸壳子。

  “你!”

  看着站在对面阴影中的李风,纸人发出尖利声音。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因为情绪激动,那女性纸人被画上的面容扭曲到一起,一副诡异模样。

  见此,李风倒是神色如常,只说到:

  “很简单,楼下的房子也是我的,你说你搬到楼下,我这个房东怎么不知道。”

  确实,因为穿越做了文抄公,李风很轻松的赚了不少钱。

  他没有不良嗜好,也不喜欢创业炒股。

  买房子时想着住的舒适一点,就一连买了三层,所以楼上楼下的房子都是他的。

  “什么?”

  听到这话,并反映过来的纸人又惊又困惑,她立刻冷笑反问:

  “既然你知道我有问题,为什么还让我进来?”

  纸人想不通这点,如果自己又是诱惑,又是带着猫咪的精心算计,从一开始就露了马脚,那对方为什么还让自己进来?

  李风闻言倒是无声的笑了,只淡淡道:

  “你觉得呢?”

  随着话音落下,李风消失在阴影中。

  “哈哈哈哈哈——”

  见对方消失,那纸人丝毫不惧,反而猖狂的笑了起来:

  “一杯水能化去我的容貌,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它话未说完,只觉身后有利器捅来。

  然而“刺啦”一声,似是金铁交鸣。

  李风握着龙血匕首的手一麻,原本削铁如泥的刀刃,竟然扎不透眼前这纸人。

  应该是用了什么法术。

  李风没有多想,迎着那纸人反手挥来的一拳,将手中打火机点着,然后扔向纸人。

  “轰!”

  火机燃烧出的火苗,瞬间点燃了纸人臂膀。

  看火有用,李风刚想松口气,可却见那纸人根本不畏火的样子,竟依旧狞笑着向他扑来。

  “呼——”

  似乎是可以掌控火元素一样,那纸人不光不畏火,竟还控制着胳膊上的火焰,来攻击李风。

  宽敞的客厅内,他们一时缠斗在一处。

  在李风看来,这纸人无疑就是纸鹤的仆从。

  而不知纸鹤给它使了什么法术,这纸人仆从身体坚硬,速度极快,不畏火,也不畏水。

  虽然不像纸鹤那样身体灵活,会分散和无数个纸灵。

  但眼前这个纸人仆从,却好似掌握着一种神秘的力量,极为不好对付。

  “刺啦。”

  在缠斗间,那纸人仆从忽然猛地挥下臂膀,他坚硬带火的纸质胳膊,瞬间砸中李风的手腕。

  被火焰灼伤,李风手腕处的皮肤立刻红肿起来。

  但也是因为这一击,让李风猛然察觉到一件事。

  这纸人仆从使用的力量,竟让他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是希娅,不,应该说是希娅的力量。

  在最初,李风刚进入无尽之海游戏时,他无意中和黑龙希娅绑定了契约。

  还控制着希娅使用了她黑龙的力量。

  李风是见识过黑龙的力量,也有过使用黑龙力量的感觉。

  可是,希娅是黑龙,她有那种力量不奇怪。

  但现在,李风却在眼前这纸人仆从身上,也发现了黑龙的力量。

  ‘怎么会,难道……’

  蓦然,李风明白了关于悲伤剧院的来龙去脉。

  心中谜团解开,李风再无心恋战。

  想着纸鹤是被雷电杀死,他便拿着手中龙血匕首,在打斗间,顺势将客厅内某个落地灯的灯泡打碎。

  然后又将饮水机上的水桶扔向纸人仆从。

  那纸人仆从见水桶砸来,完全不惊慌,只抬起坚硬的纸手一撩,那水桶瞬间被劈成两半。

  可水桶里的水,却顿时哗啦啦流下,撒了它一身。

  “呵,还用水,徒劳无……”

  就在纸人仆从正嘲笑李风的手段,徒劳无功时,李风却猛地用力将它推倒。

  纸人仆从刚劈了水桶,重心本就不稳,又接连被推,顿时向后退去。

  失重的不经意间,刚好撞上了灯泡被打碎的落地灯。

  ……

  “怎么会这样?技术部不是一帧一帧跟着的吗?”

  临近云城的许州,此次出任务的官方玩家,围坐在当地官方给准备的会议室里,焦急困惑。

  就在刚才,他们根据技术部的信息,追查到纸人仆从已到许州。

  并前往一个居民小区,疑似要杀死67号,取仇人的心脏复活纸鹤。

  可当他们又是出动玩家力量,又是调动两市警力,做好了万全准备,打算抓捕纸人仆从时。

  敲开门一看,竟是闹了个乌龙。

  对方家里哪有什么纸人,也更没有67号。

  白猫倒是有一只,但那白猫不是纸糊的,是如假包换的真猫咪。

  至此,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技术部,又被那个善于改变容貌的纸人仆从骗了。

  可更关键的是,现在线索全断。

  聊天频道中,67号依旧没有回复。

  监控视频里,也再也找不到抱白猫的女人。

  *:“太揪心了。”

  *:“是啊,67号大佬到底在干什么呢?大白天的,怎么也不回复一下?”

  因为67号久久没有回复,所以现在,黄烟烟每隔10分钟,便在聊天频道里,发布一次他可能有危险的信息。

  但可惜的是,时间已经过去近一个小时,除了玩家们的担心外,67号还是没有回复。

  “这个…你们的67号会不会已经遇上纸人仆从了?”

  会议室里,齐恒看着大屏幕上,定格着的抱白猫的女人,担心问道。

  画面中,那女人面容姣好,低胸上衣配超短裙,身材也是万里挑一。

  总归哪哪都好,就可惜是个会夺命的纸人。

  “唉,我真希望67号是个女人。”

  齐恒叹息一声。

  “说真的,换我我真顶不住。”

  又有在座的官方玩家,看着屏幕说道。

  “她要是不杀人,我能娶回家。”

  齐恒一句内心的真实想法,引来了在座所有男性玩家的认同。

  黄烟烟听着他们的话,不禁翻个白眼。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话,它可是在云城灭了两户人家,杀了九个人的!”

  从小就嫉恶如仇的黄烟烟提醒道。

  可提醒归提醒,她一边紧盯着聊天频道,一边也在心里嘀咕。

  67号会不会也像她身边这些,自诩训练有素的官方玩家一样,中了纸人的美人计。

  毕竟这纸人变幻出的各方面条件样貌,都是长在男人心坎里的。

  “我倒是觉得。”

  这时,一个资历最老,并且是从总部过来的玩家说道:

  “如果67号,能在最开始察觉出异常,说不定还有翻盘机会。

  要是没防备下,被这纸人仆从下了黑手,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因为在座的官方玩家中,这位老玩家阶位最高,又因一直在调查失落之地,所以知道也最多,话也最有分量。

  他这话一说,众人听后都是皱眉担心。

  “可是67号连纸鹤都杀死了。还会对付不了他的仆从吗?”

  黄烟烟想了想,辩驳道。

  “话是这么说。”

  那位老玩家也点头赞同,不过他话锋一转:

  “目前为止,我们都还不知道67号的真实身份。

  总部猜测过,他在游戏世界,有可能是贵族的公子小姐,身边有一群超凡者护卫。

  而他杀死纸鹤,或许是通过护卫的帮助。

  总部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因为他正好能解释,67号为什么可以在刚晋升二阶没多长时间的情况下,就杀死三阶的纸鹤。

  至于现在,我们都在玩家世界,我想67号应该也没有护卫了,那他只能凭真本事杀死纸鹤的仆从。”

  那总部来的老玩家猜测合理,黄烟烟也一时说不出话。

  确实,根据67号完成玩家晋升任务来看,他的阶位应该只在二阶,或二阶多一点。

  要杀死三阶的纸鹤,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67号真的会像他们说的那样,是有超凡者护卫的吗?’

  纸鹤被杀死的那日,黄烟烟就怀疑过。

  不过在他们这期玩家中,67号从一开始就是个传奇。

  所以黄烟烟大概也同其他玩家一样,听到67号做出再离奇的事,都本能的波澜不惊了。

  可现在经老玩家一提醒,她也担心起来。

  如果67号在游戏世界,是有许多超凡者护卫帮他完成了那些事。

  那么在玩家世界,他可就没有超凡者护卫了。

  至于现在,他要怎么应对,去挖他心脏的纸人仆从?

  黄烟烟心里正担心着,又听老玩家继续说道:

  “其实纸鹤,还有纸鹤仆从最恐怖的地方,是他们从悲伤剧院,得到了黑龙先祖的力量。

  据说黑龙先祖,曾将足以成神的力量注入大地,后来大地碎裂沉入海底,成了失落之地。

  悲伤剧院就是其一。

  而纸鹤接触到了悲伤剧院的力量,所以……”

  “那你认为纸鹤的仆从,也会有着黑龙的力量吗?”

  听到这,黄烟烟担心的问道。

  那老玩家同样也是担心,他换位分析了一下:

  “如果我是纸鹤,我一定会把重要的力量分给我的仆从。

  好让它在我出现意外后,有足够的能力复活莪。”

  黄烟烟听到这话沉默了,其他官方玩家也沉默了,就连老玩家自己也沉默了。

  因为分析来分析去,所有事情都在朝着不利于67号的那一面发展。

  而更让黄烟烟焦心的是,时至当下,67号都没有在聊天频道中回复。

  “滴滴。”

  安静的会议室里,齐恒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拿起一看。

  “是院里的消息,组长说让我们回云城,做好应对纸鹤复活的准备。

  呃……总部也是这个意思。”

  ‘这就放弃了吗?明明阻止仆从的任务还没有失败!’

  黄烟烟皱着眉头,她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只能叹了一口气。

  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反驳的理由。

  又看了眼系统的聊天频道,67号依旧没有回复,可同样的,67号也不在玩家死亡名单上。

  ‘67号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烟烟边这么想着,边站起身,准备随其他官方玩家一起离开。

  可就在他们刚站起身时,所有玩家面前同时出现系统公告。

  【击杀公告:】

  【2271-0067号玩家,成功击杀纸人仆从,2251-0453号控纸者的仆从已死亡。】

  【任务完成公告:】

  【2271-0067号玩家,已成功完成全体玩家触发任务——阻止控纸者的仆从。】

  【任务奖励即将结算。】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二斤糖的诡异深海游戏,我能无限制垂钓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