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1章 矛盾太多

作品:异界玄幻学府|作者:一元机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6-11 05:10:33|下载:异界玄幻学府TXT下载
  “干脆不行!”陈普天有些埋怨。

  白聚娜让他去跟大师兄一起,住在面壁石那边。

  可是,陈普天这家伙,才不会去那里呢。

  这种心里的矛盾,那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陈普天好久好久就想拒绝白聚娜的要求了。

  今天,算是如愿了。

  “不行,是不是?那好,我们这就离开玄境门。之前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徒劳,怎么样?”

  “宅主,别呀!我们辛辛苦苦来到玄境门,不能就这样走了?多少也要有点作为!”

  陈普天这样说着。

  “那,你又不去跟大师兄同吃同住,又想着早点解决玄境门这边的事情?你自己说,怎么办?”白聚娜倒是一时也拿不出主意来。

  “你是宅主,我又不是宅主!还是你拿主意!”

  白聚娜简直无语。

  “什么还我拿主意?”

  今天,白聚娜与陈普天吵架,倒是有点像一对啦。

  算了算了,白聚娜这样阴险的人,得罪她做什么呢?

  最后,陈普天还是没有扭过白聚娜。

  “好吧,去了……”陈普天很无奈的说着。

  “这就对了!以后,你要是挂了的话,我会在阴森之地,给你找一处最好最豪华的地儿!”

  “得了吧!宅主!别一会儿,还打扰到地下那位的清净!我看,我活着,比什么都好!”

  陈普天最后这样说着。

  接下来,他真的要跟大师兄同吃同住啦。

  ……

  “大师兄……”

  “哎?易天?你怎么来这里了?”

  大师兄很诧异的说着。

  “我呀,与杜波利和皮莉丝两个人矛盾重重!没有办法,只能到你这里来避难了!”

  没想到,这样的借口,陈普天都能想出来。

  “哦……吼!没事!正好我这里,还有很多门规没有抄完。你就在旁边,帮我鼓鼓劲。这样,我也就不那样累了。”

  陈普天当然很乐意这样。不过,一定要先来个欲擒故纵嘛。

  “大师兄,我觉得,我还是帮你一起抄写吧。这样,速度可以快一些。”

  “不不不,易天,你听着,既然师傅罚我抄写门规,那就一定是我一个人来完成这件事!任何人都不能帮忙。”

  陈普天心说:哼!顽固不化,不懂得灵活变通!

  不过,嘴上,陈普天还是答应帮大师兄加油鼓劲的。

  大师兄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

  “嗯!这一次,抄写速度,估计可以提高十倍啦!”

  这还不是一瞬间的事情。

  等这股新鲜劲一完,大师兄的抄写速度,肯定就会下降。

  “大师兄,我一直有个问题。为什么你放着法术不用,非得要用手写这样的低端做法呢?”

  “易天,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那样的作弊,我是不会去做的。何况,师傅他老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到底是认真写了,还是通过作弊,写出来这些东西的!”

  哦!原来还是害怕花杰看出来他作弊呀。

  真是一个十足的假正经。

  陈普天只得在旁边辅助着,一会儿,给大师兄讲个故事啦。一会儿,又在旁边,像个很可爱的什么什么一样,逗大师兄开心。

  其实,陈普天心里是非常不乐意的。

  作为一个男人,不能整天就这样逗另外一个人开心呀?

  “怎么了,易天?你是不是在这里住着不习惯了?”大师兄一时之间,还真的尝到甜头了。他根本就不希望陈普天离开这个面壁石。

  ……

  在旁边,偷偷观察的白聚娜,很是满意。

  ……

  内堂。

  “小娜,你表弟,怎么没有到内堂来?”花杰有些疑惑。

  这个时候,内堂就只有杜波利、皮莉丝、白聚娜三人。

  “哦!他呀!他直接去陪大师兄去了。我怎么都阻止不住!”

  白聚娜假惺惺的这样说着。

  “陪第二去了?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花杰一时,还真想不通,那个丁尔,有什么好陪着的呢?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易天他……”

  白聚娜真的没有计划到花杰问起来之后,到底该怎么办?

  “师傅,大师兄其实这么久,也是苦不堪言的。能够有个人陪着,终还是好的!”这个时候,杜波利就很乐观的,这样说着。

  “杜呀!你难道不觉得,即为内堂弟子,每天过来,那是必须要做到的基本事情嘛?当然,除非师傅给你们放假,不然,谁都不可以私自离开。不过来参加修炼?那是作为徒弟的一种耻辱!”

  花杰说的也对呀。

  “不过,师傅。既然现在易天已经去陪着大师兄了。我们怎么还好意思去拉他回来修炼呢?”皮莉丝也是与杜波利一唱一和。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内堂,以后就没有陈易天这个人啦!”

  花杰最后的决定,还是蛮“人性化”的嘛。

  看来,花杰的心软,与他的老练,也是一对矛盾的存在呀。

  “师傅,那,我们开始吧?”

  花杰点点头。

  “今天,我们来讲解机关术与破解机关术的奥秘!”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

  过去,只是在探险小说里面,才能看到的环节,今天怕是要真真的实践一番了。

  “看好了!我开始无中生有!这机关,谁触碰到一次,就只能重新修炼!”

  看来,机关术也是一个非常严谨的技术呀。

  十师傅直接在内堂,平白无故的,变出了一个铁笼子。

  看似简单的东西,一定内藏玄机啦。这个,什么人都会明白的。

  所以,他们三个徒弟呢,一点都不敢怠慢。

  ……

  在面壁石这边,陈普天是越来越受不了大师兄了。

  晚上睡觉打呼!

  早上四五点爬起来,这是常事。

  有的时候,大师兄竟然半夜就爬起来了。

  不是为了抄什么门规。

  他只是睡不着而已。

  这样的状态,对利用他的人来说,是有利的。

  可是,陈普天内心也太矛盾了吧?

  整天与这样一个内心叵测的人在一起,就算是荆棘变出来的,恐怕也有些担心的成分存在吧?

  “大师兄,今天可不可以我先睡呢?”

  “哦,那不行!易天呀!今天,还还没有给我鼓劲加油呢,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