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章 重要情报

作品:怪物的我被救赎|作者:咸鱼怡一|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6-16 00:31:34|下载:怪物的我被救赎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la

  出了审讯室,夏启元带着高彬回到车上。

  “找到什么有线索的东西没?”

  夏启元关上车门打开屏蔽装置后问道。

  高彬略显疲惫的眯着眼睛,他捏着眉心说道:“有,虽然没发现‘门徒’的踪迹,但是有条更重要的情报。”

  夏启元一听立马拿出便签和录音笔准备记录。

  这是他当刑警时留下来的习惯。

  “昨天十点四十三分,大楼内传来轻微的爆炸声,我猜测这应该是那个‘黑水’子体的死亡时间,然后在十点四十五分出现橘红色的火光,有极大可能是门徒开启了地狱门,取走了黑水子体核心。”

  “工地的电子钟不带秒,我自己默数应该会有一到两秒的误差。”

  “假设他们撇过电子钟的时间是刚好到十点二十三分,那么加上我的读秒就是两分***计一百二十秒,如果电子钟的时间是二十三分五十九秒,在他们转头后立马就成二十四分,那就是六十秒。”

  高彬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也就是说门徒的传送能力需要六十秒到一百二十秒的准备时间吗……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报。”

  夏启元计算了下时间,一直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脸上有了一抹笑意。

  “指不定人家是出于谨慎才没有第一时间打开地狱门传过来,其实门徒随时随地都能开启地狱门,这事儿谁说的准呢?”

  高彬对这份情报的可信度抱有怀疑。

  夏启元怎么说也是干了十多年刑警的老油子,糊弄起上面的手段那肯定是一套一套的。

  他并不在意这点:“哪来那么多废话,谁把这种分析当真谁就是傻缺,被派到这里已经一周了,总得拿出点干货给上头,方便交差。”

  他在便签的记录上用上疑似、大概等含糊不清的话语,这样就不会有人拿自己性命去尝试了。

  “交啥差啊,别的小队哪像你这么急……”

  “还不是因为有你在。”

  夏启年头也不抬的回了句。

  对策局不像刑警队。

  刑警队里,平时的领导都是和颜悦色,但在遇到案子时,就变得跟个吃人的恶鬼似的,恨不得让你二十四小时吃喝拉撒都在支队里解决。

  谁困了,茶和咖啡管够,喝不死就往死里喝。

  要你三天之内给个结果,就必须在三天内锁定犯罪嫌疑人,拼了老命三天不睡觉也要找出来。

  但对策局面对的不是普通犯罪分子。

  诡异的力量千奇百怪,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

  所以对策局的规则要宽松许多,只要你确确实实在办实事,上头一般不会为难你。

  当然,高彬除外。

  这个爱摸鱼的混子早被各大领导眼熟了,几乎每隔几天,上面就会问问进展敲打一下。

  所以哪怕是细枝末节的猜测,夏启元也会同步上报。

  幸好夏启元在刑警队干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迅速推进案情的办案生涯,不然换个搭档非得被高彬气死。

  报告邮件发出去后,夏启元摇下车窗点上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脑子里检索着有关门徒的资料。

  不抽烟的高彬白了他一眼,在咽下嘴里的软糖药物后又从瓶子里倒出一颗。

  “啧,我最讨厌的芒果味,就不能全做成西瓜味的吗。”

  高彬满脸嫌弃的咀嚼着,这一颗软糖的成本就是几万甚至十几万块,吃黄金都是往轻了说的。

  虽然不是自己的钱高彬一点也不心疼,但吐出来肯定会被一堆人口诛笔伐。

  “省着点吃,实验室那群人可都管你叫“食金兽”,光是那一瓶一药,不知道要用到多少新型酶,我可不想为了你合不合口味的问题去求人。”

  夏启元见高彬一副把药当糖吃的态度,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因为这事儿,老岳平时没少在他耳边叨叨。

  “我为亚联流过血,我为对策局立过功,吃两颗糖怎么了,要不是你们一直要我使用能力,我至于吃这玩意儿?”

  高彬明显对实验室的那群人抱有怨气:“精神一恢复就被派来调来查使徒会,我看他们是巴不得我早点去世。”

  高彬的精神状态最近才回到安全区。

  这两天又是被肠破肚,又是被实验室的那群人翻来覆去的研究。

  研究完了,还派他到千花市找世界BOSS之一的‘门徒’。

  这对摸鱼怪来说,怎么一个惨字了得。

  “屁话少说,别的人过来调查到的东西,都不确定是不是千面人编织的谎言。”

  夏启元一脸嫌弃的看着高彬:“要不是目前亚联就只有你的能力适合调查使徒会,谁会跑派咸鱼过来。”

  “喂,过分了啊。”

  高彬想反驳,但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只能象征性的开口说两句。

  夏启元一口气嘬完半根烟,把烟头塞进车内的烟蒂盒:“行了,接下来才是重头,你......撑得住吗?”

  “撑不住就不用去了吗?”

  高彬认命似的闭上眼睛,靠在副驾座上小憩。

  “我可以跟上面申请,至少超感黑水子体这事儿可以拖一拖。”

  夏启元插上车钥匙发动汽车。

  “是是是,你去申请,然后我们的上司觉得自己做不了主,于是又向上申请,上头决定先经过小组讨论,确认这件事带来的影响。

  确定完毕后,还需要实验室那边签字同意,延迟黑水子体交接,最后各部门都同意了,申请书寄了两三天才送到,送到以后又因为申请书格式不对打回来重新写。”

  高彬生无可恋的靠着座椅,别过头看向窗外。

  夏启元沉默不语。

  “走啊,不趁着现在一次性难受完,还非要等缓过来以后再痛苦一次吗。”

  高彬催促道。

  “撑不住了直接跟我说,以你的重要性偶尔任性一下上面也不会说什么。”

  夏启元说完就驱车前往千花市的殡仪馆。

  “得了吧,我才不信,换成我疯了以后,再也找不着这么完美的工具人还差不多。”

  高彬按照惯例对着上面鄙视一番后,闭上眼一动也不动,他在为接下来的超感做心理准备。

  毕竟几年前超感诡异带来的后遗症直到最近才消除。

  对诡异进行超感和玩俄罗斯转盘没什么区别。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的结果如何。

  停尸间。

  一张折叠床上躺着一具“尸体”,准确说是经过拼凑摆出的人体轮廓。

  在这些黑乎乎的东西送到殡仪馆后,立马就被相关人员接手,法医只取了一小块去进行基因检测,查明死者身份。

  剩下的都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