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六章 其他可能

作品:此子与我有缘|作者:凰中鲤|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5-04 18:05:40|下载:此子与我有缘TXT下载
  摄魂魔音是郡守府的供奉教给杨丰语的一门真气秘术。

  名字起的很唬人,其实和魔道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至于摄魂俩字,也有夸张的成分。

  它本质上,其实是一种真气催眠手段。

  用在别人毫无防备之时,效果奇佳。

  他也是看到苏缘有些心绪不宁了,就果断施展此术。

  声声入耳,苏缘感觉一阵恍惚。

  与好大哥相处的一幕幕,纷纷涌上他的心头。

  坦诚相告,各取所需,这能叫利用?

  可是那血樱草,真的只是一时疏忽?

  苏缘心中纷乱,只想着马上去见一下好大哥,向他问个清楚。

  情不自禁,张口就要吐出他的名字。

  可是这是,一道清冷的传音,突然出现在他耳旁。

  “醒醒!”

  苏缘豁然一个激灵。

  怎么好像听到莫青青的声音?

  我真的对她已经朝思暮想到这种地步了么?

  可是马上他又觉得不对。

  他可是在赴宴啊,而且还不是什么好宴。

  怎么在这种场合下,神情恍惚了呢?

  重新梳理刚才发现的一切,苏缘一下子出了身冷汗,再也没有半点儿迷糊。

  真特么好险!

  差点儿着了这小子的道。

  他仔细一想,立刻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明悟。

  显然,他卷入了一场公子哥之间的争斗中。

  姓杨的明知道对手是谁,却非要让他说出来,恐怕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套路等着他呢。

  这是要陷他于不义!

  明白了这个,他就不想和这个危险的家伙待下去了。

  “感谢杨公子款待,只是今日天色已晚,苏某这就告辞了。”

  说着,他不待姓杨的回应,就大步朝外走。

  “苏兄弟且慢!”

  杨丰语叫住了他。

  苏缘似笑非笑的瞥了一下门外屋顶的檐角,冲着那边做了个鬼脸。

  然后,他才回过头去,暗中感知着周围的环境。

  “怎么,杨公子想要强行留客不成?”

  杨丰语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看来苏兄弟一直没听明白我的意思。你可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说的什么?”

  苏缘微微一怔。

  不待苏缘回应,杨丰语就继续道:“我说咱们间有一场小误会要解除。如今误会还没解除那,苏兄弟就要走,是不是太过着急啦?”

  “你到底想怎么样?”苏缘直接了当的道。

  杨丰语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一旁,把苏缘刚刚翻过的卷宗拿起来。

  轻轻一抖,就在一旁的烛火上点燃了。

  眼看卷宗烧成了一团灰烬,苏缘眉头一挑。

  “杨公子这是何意?”

  杨丰语把灰给扬了,然后拍了拍手。

  “就是这个意思,我不准备追究此事了。”

  苏缘有些愣了,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搞什么鬼。

  还不待他开口问,杨丰语就摇头感叹。

  “你来我往,争来斗去,不过在一郡之地。”

  “既没有修行之利,又不能有助大局,又何意义?”

  “更何况还要连累苏兄弟这般侠义之士!”

  啪啪,他再次拍了拍手上所剩无几的灰。

  “我想通了,我不玩了!”

  “不过对苏兄弟,我有一言,却不吐不快。”

  “猛兽独行而纵横荒野,鸟离樊笼则腾达九天。卿本有化龙之机,岂可屈居人下?不若摒除凡欲,静心修持,待风起之时,以遂青云之志!”

  “等你见识到更广阔的天地,你就发现青阳城其实很小很小……”

  说着,他的目光也变得悠远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缘望着这位陷入失神中的郡守公子,心中竟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丝佩服。

  不愧是青阳城世家子弟中的翘楚,人家这段位他自叹弗如。

  明明有着挑拨离间的嫌疑,可是仔细一想,似乎每一句话都没毛病。

  甚至人家给的人情,他还不得不接。

  果然,杨丰语就失神了片刻,很快就回过神来。

  “你那小厮,我已经吩咐了衙役好吃好喝精心招待。明天就全须全尾给你送回去。”

  “至于货物,血樱草太过扎眼,必须要销毁。其他的都会依照账目如数退还。”

  “希望他日有机会,能与苏兄弟在国都白象城把酒言欢!”

  人家做到这个份儿上,苏缘还能怎么办。

  只能感谢一番,告辞而去?

  等到出了胡同,再走过两条街,他才在月色下停下身来。

  “出来吧!房顶风大,可别着了凉。”

  嗖!

  身形一闪,一身夜行衣的莫青青就出现他的眼前。

  苏缘顿时笑了。

  “这么专业啊,飞贼做的很熟练么?”

  莫青青定定的看着他,不言不语。

  苏缘顿时尴尬了。

  半晌后,他终于没能坚持下去,拱手一礼。

  “多谢青青姑娘刚才援手之恩。”

  此时,莫青青才笑了起来,给他一个算你知趣的眼神。

  “青青姑娘怎么去而复返了呢?难道是对咱们之间约定念念不忘……”

  听他说起这个,莫青青翻了个白眼。

  不过她还是解释了一下。

  “我怕你被天罗教的人报复,分开时给你下了蝰蝶追魂香。见你久久未归,就过来看看。”

  这般心意,让苏缘感动了一下。

  不过他马上就开始好奇蝰蝶追魂香是什么样的东西。

  他感知全开,居然也不能察觉。

  看到苏缘左边闻闻,右边嗅嗅的样子,莫青青又笑了起来。

  “笨蛋,这香人不可能闻到,要用虫子。”

  苏缘顿时了然,不过听到虫子,他心中有点发毛,对这香也失去了兴趣。

  看苏缘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莫青青不明所以。

  不过,她更关心刚才听到的问题。

  “那个……我觉得那杨丰语说的其实不错。”

  “违禁品的买卖,你以为最好别参与了。只要考入道院,有的是赚钱的方式。又何必非要冒这种风险?”

  听莫青青支持杨丰语,苏缘心中没来由的一气。

  至于她接下来的劝告,他也没往心里去半句。

  只是在口中敷衍了一下。

  “这里头好多事呢,你不懂!我会考虑的。”

  明显糊弄人的语气,莫青青如何看不出来。

  她不由一急,语气也变得严厉。

  “你别不当回事好不好,你可知道那血樱草的事,人家要是执意追究,你会是什么下场?”

  她这一说,苏缘仔细想了下去。

  若是真的那样的话,就算好大哥全力援救,他怕也要承担一些后果。

  大考资格怕是难保,到时候恐怕要彻底依附好大哥,走他的门路去做个小官。

  咦,这不就是他最初的想法吗?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站杨丰语那边,拉好大哥下水。

  到时候双方一番斗法,只剩他里外不是人。

  后果确实有些严重,不过在莫青青面前他输人也不能输阵啊。

  “那又如何?大不了爷连夜投了天罗教,掀他个天翻地覆。等我学成归来,先灭他杨府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