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75章 认错人

作品:全职相师|作者:水冷酒家|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5 13:36:49|下载:全职相师TXT下载
  全职相师正文第775章认错人凤鸣川的脸上掠过诧异之色,丁凡的看相本事,他自然佩服之至,只是没想到,居然连这种姻亲关系的问题,也能看得出来,简直出神入化。

  这当然是法眼晋级后看出来的,一开一合之间,丁凡已经发现,凤鸣川的夫妻宫内,象征妻子的气色里,出现了兄弟相杀的特征。

  “小凡,连这都能看出来,太厉害了。”凤鸣川由衷佩服,并不隐瞒道:“是我妻子的五哥,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开始,一直胡言乱语,强行带到医院检查,身体指标却很正常。回家就犯病,尤其是见到云舞,还开口骂人,简直不可理喻。”

  说到这里,凤鸣川还很生气,他把妻子当成了宝贝,如果换成别人敢这么骂,早就翻大脸了,恰恰是一家人,而他这个上门女婿,却又不好说什么。

  “五哥从事什么工作?”丁凡问道。

  “集团的事情不用他操心,在家里研究什么古文化,整天也不出门。现在好了,快成傻子了,我就觉得,这种情况应该送到精神病医院,可家里就是不同意,死要面子活受罪。”凤鸣川说着,又叹口气,“其实,他平时挺疼这个小妹的,也不知道抽那股子邪风。”

  “他没有喊出嫂子的名字吧?”丁凡问道。

  “没有,只是看到就骂,气死个人。”凤鸣川摇摇头,又说:“小凡,正好你来了,能不能抽个时间,去帮着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了。”

  “当然没问题,现在就去吧!”

  “有劳了!”凤鸣川感激抱拳,接着就拿出手机联系,好言好语商议了好半天,开始家里人态度还很坚决。

  凤鸣川拉下脸来,女婿今非昔比,最终才勉强答应下来。

  涉及乔家的隐私,丁凡也没带别人,下楼坐上凤鸣川的豪车,离开了凤舞九天大酒店。

  凤鸣川的这个五舅哥,名叫乔云楷,曾经在乔家原来的集团里担任董事,其实就是挂名,开会的时候举举手而已。

  平日里,乔云楷最大的爱好,就是练习书法,也搞一些收藏,附庸风雅,是个自在闲人。

  来到乔云楷所在的海边别墅,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凤鸣川鸣笛后,有保姆闻声跑来开了门,让车子开进去。

  丁凡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别墅的风水,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乍一看,风水没毛病,好像还不错。但总觉得,此地的气息流通不畅,好像受到了什么干扰。

  乔云楷的妻子出来迎接,一脸憔悴,笑容很勉强,家里出了病人,心情当然不好,她也不希望外人看到丈夫现在的样子。

  如果不是凤鸣川不断好言商议,她是不会同意丁凡过来的。

  丁凡观察她的气运,很正常,说明乔云楷的变化,并没有进一步影响到家人。

  凤鸣川的妻子乔云舞也在这里,从别墅跑出来,立刻挽住了丈夫的胳膊,对丁凡点头道:“小凡,这次就拜托你了,小哥一直对我特别好。唉,怎么就突然翻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说着,乔云舞眼中泛出点点泪光,汇聚成泪水流淌下来,凤鸣川连忙爱怜地替他擦去。

  “小凡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嫂子放心,先让我去看看吧!”丁凡道。

  一行人来到别墅二楼,凤鸣川推开一扇紧闭的门,就看见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套格子睡衣,正端坐在床边,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此人便是乔云楷,皮肤白净,五官周正,猛一看,倒也有些儒雅的气质。

  只是,一看到乔云舞的半张脸,乔云楷立刻便瞪圆了眼睛,手指着她高声怒骂:“滚出去,我不要你这个妹妹,你就是想把乔家搞垮,没良心的东西。”

  凤鸣川的拳头都握紧了,作为上门女婿,这话也像是针对他,就像是他霸占了乔家的财产。

  “五哥,你这是干什么?”凤鸣川进屋后,不满道。

  “哦,鸣川来了啊,工作挺忙的吧!乔家有今天,多亏你!”乔云楷笑着打招呼,这一刻倒是表现得很正常。

  “都是一家人!”凤鸣川摆摆手,又问:“怎么总跟云舞过不去呢?”

  “云舞在哪里?我这个妹妹,从小娇生惯养,哥哥们背上长大的小公主,脾气很大。都是你包容并照顾她,当哥的谢谢你。”乔云楷道。

  “应该的。”凤鸣川一脸无奈。

  “鸣川,云舞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跟小哥说,我骂她!但是,你不能动手,女孩子是不能打的。”

  乔云舞听得热泪盈眶,哽咽着喊了声,小哥!

  可是,听到乔云舞的声音,乔云楷秒变脸,立刻又骂了起来。

  乔云舞脸上无光,不由再次落泪,而此时,丁凡已经看出了问题,安慰道:“嫂子,别放在心上,他是疼你的,只是认错了人,把你看成了另一个妹妹。”

  “哪个妹妹?”乔云舞愣住了。

  “已经故去的那个。”

  “小凡,你是说,小哥把我看成了我那个三岁夭折的姐姐?”乔云舞大感惊讶的同时,不由全身一抖,发自内心的害怕,急忙招呼丈夫出来。

  听到这个情况,凤鸣川也是眉头紧锁,乔家曾经失去的这个大女儿,确实让很多哥哥心痛,但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早该淡化了才对。

  “那个小阴魂回来了?”凤鸣川脸上罩着寒霜。

  “没有!”丁凡摆摆手,“这样吧,先让五哥恢复神智,再寻找病发的根源。”

  说着,丁凡口中念念有词,朝着屋内,做出了几个奇怪的手势。

  四周的温度骤降,凤鸣川和乔云舞都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也只是几秒钟,一切就恢复了正常。

  屋内的乔云楷,脑袋一阵猛烈摇晃,等停下之时,眼睛却亮了起来,茫然四顾,“家里来这么多客人,我怎么不知道?”

  “嫂子,你再试试!”丁凡笑道。

  乔云舞试探地从门口探头,又被乔云楷发现了,立刻笑着招手,发自内心的宠溺,“小妹来了啊,快进屋,别在门口站着,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个样!”

  简直神了!

  凤鸣川对丁凡佩服不已,连忙跟着妻子走进来,看到丁凡,乔云楷也打了声招呼,凤鸣川则进行介绍,这位是来自于京阳的朋友。

  “小凡,这算是好了吗?”凤鸣川低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