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216 我的地盘

作品:我有一座梦幻城堡|作者:叔也疯狂|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5 13:38:13|下载:我有一座梦幻城堡TXT下载
  ‘逃、逃、逃……’

  大大的震惊与小小的尴尬之后,无影魔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有多远逃多远。

  不是因为赤身裸体面对两个女人,有多尴尬,令他难堪不已。

  而是对面那两个女人的实力,实在是招惹不起。

  只有逃,才是眼下最明智的选择。

  一念至此,无影魔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就要拔腿就跑。

  然而,他刚动,程程也动了,不过程程动的却是念头,

  只见一个由一条条手臂粗明亮光柱组成的笼子,瞬间就把想要逃走的无影魔给困住。

  无影魔没能收住身形,一头撞在了笼子的光柱条上,滋滋响的电流瞬间遍布他全身上下,一条条电蛇,肉眼可见地在他身体上飞快地游走……

  “啊啊啊……”

  凄惨的尖叫声,从无影魔变形扭曲的嘴里发出,满是惊恐,双眸更是犹如蒸熟透的鱼那般,快要凸出眼眶来。

  程程他们光听无影魔这令人瘆得慌的惨叫声,就知道无影魔此刻正承受着,惨无人道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

  “先把雷电给收了吧!瞧他那样子,怕是撑不了多久。”

  寒飘雪不忍直视,把脸侧向程程这边。

  倒不是她见不得无影魔身体焦黑的惨状,动了恻隐之心。

  这都跟到身后几米的安全范围内了,随时都可能会出手,对于这样的威胁,她可不会心慈手软。

  她只是想留个活口,好知道这个老男人,毫无声息地鬼鬼祟祟跟在他们身后,意欲何为?

  “他叫无影魔,可以像虚无兽那样隐藏身形,致命的弱点同样是雷电与火。”

  程程冷冷地看着,身体已经被电得滋滋冒烟的无影魔,目光之中没有一丁点的怜悯。

  不过他还是按照寒飘雪说的,心念一动,那个电笼就凭空消失不见,只剩下身体软软倒下的无影魔,惊魂未定地大口喘着气。

  “他不是虚无兽?那是什么?”

  古月眉困惑地看向,那个趴在地上的虚弱身影。

  她的困惑,也是寒飘雪的疑惑。

  适才这样毫无防备的失误,对她们看来,是非常致命的。

  能够如此近的距离靠近她们,而她们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身后有异,除了那些修为比她们强太多的存在,也只有虚无兽可以做到这样无声无息。

  不过极少人见过虚无兽的本体,也不知道它们在没化形前长什么样。

  除了虚无兽,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也具有像虚无兽那样,隐藏自身与气息的强大能力。

  程程对无影魔并不了解,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人,还是什么东西,解释道:

  “嗯……他应该是人吧!”

  “趁着我不注意,他跟着我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也正是他重伤了单雪晴。”

  “还有我们上次在黑市里头,藏匿在我们身边,被虚无兽撞见的,应该就是他没错。”

  同样的错误,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

  当初就被无影魔偷偷跟来混沌世界而不自知,要不是阴错阳差在黑市碰上虚无堡的人,只怕是根本就不知道,无影魔跟了过来。

  程程很清楚,要是被无影魔跟着回到另一个世界,城堡以及混沌世界的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那将会给他带来许多的麻烦。

  这次带寒飘雪她们回去,他自然也就多了个心眼。

  尽管已经确定虚无堡的人,在投放噬丹蚊之后,已经撤出了炎堡。

  不过他还是带着寒飘雪她们,在炎堡里头慢悠悠地转悠了一圈。

  为的就是等无影魔,或者是虚无堡的人自投罗网。

  他肯定他们仗着自身强大的隐身能力,定然没走远,还会再潜入炎堡。

  果不其然,还真让他钓到了大鱼。

  “既然他能像虚无兽那样隐匿身形,你又是怎么发现他的?还有我们怎么可以看得见他?”

  关于眼前这个事,心思缜密的寒飘雪有诸多的疑问。

  古月眉同样不解地瞄着程程,等着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们俩都没能发现这个老男人跟在身后,以程程这样渣渣的修为,神识感知力怎么可能比她们还强?

  还有,刚才那个雷电牢笼,看着不像是某种源法或者源技。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程神秘一笑,没作太多解释,只说了一句:

  “呵呵……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我的地盘我做主!

  进了我的城堡,你就是条龙,也得乖乖地给我趴好来。

  程程上前几步,来到趴在地上的无影魔跟前,刚蹲下来,就问道了一股刺鼻难闻的焦糊味道,一脸嫌弃地用手捂住口鼻,奚落道:

  “无影魔,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

  “哼……”

  无影魔阵痛过后,稍微恢复了些,不过对于程程的冷嘲热讽,他只是用鼻音回应了不屑,以表示自己的无惧,甚至都没抬抬眼皮正眼瞧一下程程。

  来到这个神秘的新世界,接二连三地在阴沟里翻船,也是够了。

  先是被虚无堡的人百般折磨。

  然后是栽在眼前这小子手里。

  以往无往不利,为所欲为的隐身异能,怎么来到这个世界,就成了一无是处的渣渣?

  早知道……

  当初就不应该鬼迷心窍,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跟着这小子走进那道光门。

  此刻无影魔心里头,无比的懊恼悔恨自责。

  程程当然不知道,此刻虚弱地趴在他脚边的无影魔,脑子里正在想些什么。

  他只想知道,无影魔这次跟着虚无兽一起来炎堡,有什么目的。

  “你也不用装硬汉,落在我手里,你硬不起来,老实点告诉我,虚子清派你们来干什么,或许我可以让你少受点折磨。”

  无影魔嘴硬道:“有种你试试,老子弄死的人,比你见过的人都多。”

  “这么说来,你倒是替我打消了,仅有的一点点心软,我记得有一种说法,折磨恶人,就得用恶魔的办法。”

  程程说着心念一动,刚才那个雷电牢笼再次出现,笼罩住无影魔,并且不断地缩小,明晃晃的雷电光柱,眼看就要再次碰到无影魔。

  “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眼睁睁看着雷电光柱越来越靠近,无影魔心理立马就崩溃掉,惊恐地大声喊道。

  这雷电的滋味,真的太难受。

  “你是不是,投靠了虚无堡?”程程问道。

  尽管无影魔已经屈打成招,不过程程并没有就此,把雷电牢笼给收起来。

  “投靠虚无堡?我倒是想,可惜他们瞧不上我。”无影魔好笑道。

  被虚无堡的人捉去,无影魔不是没有表过衷心,想要投靠虚子清,好在这个神秘新世界里头,有个立足之地。

  可惜他的隐身异能,在虚无堡那里,根本就一文不值。

  “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为什么你会跟虚无堡的人,隐藏在我的飞堡里头?”

  程程现在想来才终于弄明白,这虚子清为了对付他,真可谓是煞费苦心。

  虚子清与苍狼之前在丹心秘境,来给他下战书。

  一来是为了羞辱他。

  这二来就是为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好让虚无堡的人和无影魔,隐藏到他的飞堡里头伺机而动。

  结果,还真让他们逮到了机会,把他的丹药都给整没了。

  “我能说,我是被逼无奈的吗?”无影魔苦笑着回答道。

  得知虚子清让他找机会,跟着程程返回原来的世界,无影魔自然是十分乐意接受这样任务。

  这个神秘的新世界,或许对别人来说很诱人。

  可是对于他来说,宁愿回到原来的世界当个鸡头,也不愿意在这里做被欺凌的凤尾。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刚离开虎口,又入狼窝,还没能返回原来的世界,就栽在了程程这小子的手里。

  最近可真是霉运不断!

  程程又问道:“除了那噬丹蚊,虚子清还给我准备了什么阴谋诡计?”

  “他就是让我回去之后,在那边给你捣捣乱,让你不得安宁,不过那个什么噬丹蚊,是虚无兽放的,跟我没有关系。”

  无影魔老实交代了虚子清的目的,并撇清了自己与噬丹蚊的关系。

  到了这个时候,他当然清楚,不交代点东西给程程这小子,自己显然是无法逃脱雷电酷刑伺候。

  程程接着问道:“你还知道哪些,我应该知道的事情?”

  无影魔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你觉得虚子清,会让我知道些什么吗?”

  “不会,虚子清看着不像是个猪头。”

  程程他其实也清楚,从无影魔这里,得不到什么关于虚子清的情报。

  他不担心虚子清明刀明枪来干,就担心像这次噬丹蚊这样的阴损招数。

  小小的噬丹蚊,就令得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

  阴招暗箭防不胜防不说,最让人闹心的是疲于应对,冷不防就给你来一下,没有比这更贱的了。

  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程程站起身来。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留着也就没什么用了。”

  “别别别,我还知道一个消息,或许对你有用。”无影魔惊恐着连忙说道,“我无意中听到,那个什么噬丹蚊,是虚子清从叶清湖哪里得到的。”

  一听无影魔往叶清湖身上泼脏水,寒飘雪立马就不乐意了,厉声怒道:

  “胡说八道,大师兄不是那样的人,程堡主你别听他血口喷人,叫他拿出证据来看看。”

  尽管最近这些年,自己跟大师兄有些疏远,不过寒飘雪听到有人这样,空口无凭污蔑大师兄,自然是要据理力争积极维护。

  程程只是大有深意地,回头瞅了一眼寒飘雪,也没说什么。

  然后他的目光又回到了,趴在地上的无影魔身上,沉默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可以理解寒飘雪维护自家大师兄,无可厚非。

  不过说实话,在他心里头,更倾向于相信无影魔所说。

  因为叶清湖卖掉九转阴阳丹的时机,真的是太巧合了些,简直就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当然了,不可能就凭这样的巧合,就断定叶清湖与虚子清合谋,多少有些不是很客观的武断。

  不过要说叶清湖清清白白,跟这事没有任何的关系,程程同样是不怎么相信的。

  然而事已至此,到底是谁搞的鬼,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对于此刻的程程来说,反倒是不再重要。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一个,除了九转阴阳丹之外的替代办法。

  至于虚子清他们,秋后算账也不吃。

  “我还有事,就不跟你啰嗦了,你就呆在这里,好好接受惩罚,反省反省你的罪孽吧!”

  无影魔心里一惊,程程这小子说这话,是几个意思?

  难道……

  “你小子不守信用,不得好死,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程程听到无影魔色厉内荏,满是威胁意味的话,不由地好笑道:

  “大哥,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放过你?”

  就算不会杀了无影魔,为了此刻还在鬼门关前挣扎求生单雪晴,程程怎么也不可能轻易就放过无影魔。

  至少也要让无影魔,承受承受单雪晴那样的痛苦。

  随着程程心念一动,雷电牢笼覆盖在无影魔身上。

  “啊……啊……求你……放过我!”

  凄惨的惨叫声,再次从无影魔的喉咙里迸发出来。

  转眼之间,寒飘雪和古月眉眼前一变,眼前的场景变成了一空房间,没有无影魔和雷电牢笼,更没有嘶声裂肺的惨叫声。

  唯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透明身影,卷曲在地上,不断地挣扎,似乎是十分的痛苦,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刚才那些……是幻境?难怪我们可以看见他的本体。”

  寒飘雪惊讶地看着,那个躺在地上,时而透明时而虚实变幻的身影。

  古月眉同样是以一种诧异的眼神,看了一眼程程,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丝的忌惮,忍不住问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

  让她震惊与忌惮的。

  并不是刚才犹如真实的幻境。

  而是……

  她是什么时候进入程程的幻境?

  以他只能算是刚入门的修为,怎么做到的?

  难道……

  “我的地盘,我做主!”程程神秘一笑道,“走吧,带你们到我另一个地盘看看。”

  程程话音刚落,一道紫色光门,凭空出现在三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