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三十二章 定

作品:修行在大宋|作者:沐飞尘|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6-11 05:10:36|下载:修行在大宋TXT下载
  修行在大宋第九百三十二章定经过陈乐天和六部九卿原来的老人的努力,朝廷的局势终于暂时的安定下来。

  新皇帝年龄虽然不大,但不大有不大的好处,他一切都听朝臣的,尤其是对韩祭酒和陈乐天的信任,这位小皇帝几乎给了全部的支持。只要是他们提出来的一件,小皇帝全部接受,立刻就让他们着手去办。甚至给与他俩独一无二的独断专行之权利。

  在这种情况下,韩祭酒专管内政,陈乐天专管军事。两者暂时在这简单的政局下努力的把他们能做好的做到极致,把他们不能做好的也努力去做到。

  当小皇帝在龙椅上给他们下圣旨,让他们代行全权处理的那一刻。他俩齐齐拜谢皇恩。

  然后流着泪走出金銮殿。

  梁魏联军的退却,三岁小孩都知道,只是暂时而已,若不是陈乐天让北军那些原来的中下级将领重新归队,让他们在溃散甲兵中尽量找原来的伍原来的营,如此经过几场并不大,但很北军风格的战斗,让梁魏军仿佛看到了以前的北军的影子而忧心不已所以退却。梁魏联军至今也是不可能走的。

  陈乐天先斩后奏的作为已经是冒着被杀的巨大风险,不过幸好,终究是残破后而再次聚拢起来的部分北军成功的把梁魏联军给吓跑了,虽然不是赶跑而是吓跑的,但总归是让梁魏军离开了。

  退军后的梁魏军什么时候再来,也很显然,如果快的话可能半年,如果慢的话一年。这都是眼前刚刚发生的事。

  一年前,当整个大宋都在庆幸终于把梁魏联军这个大麻烦用金银粮草给送走之后。仅仅过了短短时日,大宋连身上的血都还没擦干,梁魏联军就再次猛虎般而来。

  而这一次,他们更加肆无忌惮,更加看清了大宋现在的实力,更加明白了大宋已经从一头猛虎变成了一头无比肥美的羔羊,正毫无还手之力的等待他们去啃食。

  他们怎能浪费上天给的这绝佳机会呢。

  所以当他们第二次被送走后,无论是大宋上下还是梁魏上下都非常清楚一个事实,卷土重来只是时间和时机的问题。

  作为新皇帝认命的全权处理军事事宜。

  陈乐天当天出了金銮殿就着手安排人去召集禁军北军南军和总都指挥使会议。

  这场帝国最高级别的军事会议在下午就召开了。

  会议上,陈乐天让众统帅副将把他们各自兵士和军饷和器械的情况一一汇报。

  北军因为首当其冲,所以建制是最混乱的。其次是在京城保卫战中作为主力的禁军,伤亡最大,但士气则最为高涨。南军因为所处位置的原因,所以建制也只比伤亡最大的北军好一点点而已。

  至于军械军饷眼下还算都能跟得上,毕竟这些除了人之外的东西大宋的兵马向来是待遇最好的。

  最后大家得出一致的结论,士气问题是现在最重要的。

  三军也就没有被攻破的禁军士气好一些,北军和南军的士气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如果说第一次兵临京城下,把北军和南军打懵了,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那么这第二次梁魏军的进攻,则让他们明白了,不只是措手不及的问题,而是他们好像真的打不过啊。

  北军因为中下层校尉归队,好了很多。

  至于南军,这个曾经跟北军和禁军齐名的队伍,如今已经到了人人畏战如虎的地步,不管上层中层的校尉将军如何给他们做工作,士兵们好像都没了之前那种不可一世的信心。

  会议的上半程花了两个时辰。

  全都是统帅们在报告,陈乐天听,偶尔发问。

  半程结束后,陈乐天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出神。

  形势很严峻,若是此时梁魏军忽然杀个回马枪,他们能再次守住京城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禁军已经伤痕累累,就算是人人争先也就那几万人,对面可是有几十万人。

  南军已经无法正面去战斗,而北军,就算恢复的建制全部拼杀殆尽,也仍旧是跟禁军一样的情况,无济于事。

  若不是这场帝国最高级别的军事会议,陈乐天根本不知道原来帝国的军力已经危如累卵到这种地步。

  如果梁魏国知道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宋现在是这种局面,根本就不可能走。

  其实根据陈乐天安排的密报网得来的消息,梁魏高层一致认为,大宋之所以能被他们两次兵临京城,并且没能组织好一场真正的正面大战役,并不是战力的问题,而是统帅的问题。

  他们始终相信,如果李戎生大将军在,如果李戎生大将军还掌控北军,那么他们就算能够打进边关内,他们也不可能深入内地这么远,他们顶多也就在靠近内地的地方抢掠一番就要回去了。

  而陈乐天很清楚,他们只想对了一半。因为一开始的确是如此,大将军被下狱,北军高层中层大批量换血,导致北军根本无法做到如臂使指的战斗指挥和部署。导致将不知兵,兵不信将。最后导致战场上一败涂地。

  但失败过后,北军的士气已经很难如前了。尤其是现在的局面,即便大将军死而复生,北军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到曾经的战力。

  事实就是这样残酷,如果是大将军下狱前,就算是再翻一倍的梁魏联军,一百万人,二十万北军也能将他们挡在边关外,一寸土地都丢不掉。

  但现在就算给五十万北军,也挡不住了。

  万幸的是,这一切只有陈乐天知道,梁魏军并不知道。所以梁魏军退却了。

  会议在稍作休息后继续下半程。

  下半程就多数是陈乐天说,下面人听、答了。

  陈乐天首先对于三方将领做了统一的联动部署。让这原本各自为战的三军建立起通达的通信网。

  让三方的最高首脑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最多三天就能收到彼此的消息。

  而这张通信网则由北军的谍报系统来维持。为此,陈乐天第一次设立通信营。

  三千人的队伍组成。分散在三方军队的大本营以及各个驿路关卡上。

  “我们必须成为一个整体,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我们的任何一个调度都要统筹规划,绝不能各自为战。”陈乐天指着墙上的巨大地图,把手指移到北方边关,梁魏军第二次突破的口子上。在这里,继续由北军蹲守。接着又往北移到边关,这里,由南军负责,上官将军,你要注意,南军的首要任务是凭借这座坚城守住,不让他们能从这唯一的入口进来就行。而北军,将会由我带领守住。”

  “陈将军,你是全权军事统帅,你不能在边关,你要在京城。”禁军统帅道。

  陈乐天摆摆手:“通信系统一旦建立起来后,我在那里都是一样的。而且北军需要我,我也需要带领北军兄弟们等梁魏联军来。我最熟悉情况,如果换别人,能不能守住我无法保证。你们不必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