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二十四章 荒殿筋骨齐全(上)

作品:灵契之主|作者:玄机梦境|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2-25 19:19:31|下载:灵契之主TXT下载
  除了柳成雪那件事,当夏萧再问阿烛看到什么时,她却有些羞愧的摇了摇头。其实阿烛看到的东西不少,就是想不起来,当她说出自己大梦初醒的感觉时,夏萧倒没有责怪,只是安慰道:

  “没关系,知道这些就够了。”

  现在本该回荒殿,夏萧却拉过阿烛,令柳成雪聪明的走到一边,不打扰他们谈话。阿烛还不懂夏萧有何用意,但后者脑中装的事,是她的很多倍。

  “对了,你觉得马诞前辈当初料到的鲸鱼,是否和这件事有关?”

  夏萧不说,阿烛都忘了,马诞那对眼睛能一眼看穿人的弱点,也能洞察未来。一次,他便看到一头无比庞大的鲸鱼位于星空,吞了夕曙,且吸食四周几颗死星的所有力量,并扬长而去。

  想起那件事,夏萧和阿烛又突然没了胜算。可后者有一股不肯认输的劲,嘟囔道:

  “有关又怎么样?肯定可以解决的。”

  阿烛都这么说,夏萧便也不多说,只是转头,对柳成雪道:

  “一起回荒殿吧!”

  “有劳二位大人带路。”

  当即,三人升空,身周波动可谓恐怖,旋即朝荒殿前去。这一去,之前建起的大殿当即散作废墟,但雪山万千,皆在阿烛回眸间重塑。她没有救助天下的豪情壮志,但自己带去的灾难,一定会处理好。

  柳成雪看过一眼,不禁欣赏起阿烛的品行。从壮宗境内的最西方到荒殿需三天左右的时间,其实阿烛可以撕裂虚空而去,就是夏萧和柳成雪的实力有些低,那般前行,会令身体受损。

  这等理由,其实只是次要的,因为只要阿烛想,体内没有半点源气的人,照样可以在空间内穿行。但她现在想看看壮宗境内究竟是怎样的,毕竟回去后,以她的性子,肯定不想再出来。

  夏萧和柳成雪也看了一路,他们对这依旧不熟悉。路途中,夏萧问柳成雪:

  “前辈,你来夕曙数百年,没人邀请过您?应该不可能吧!”

  “我来时无声无息,没有引起什么波动,之后便一直闭关,虽说有人见到过我的存在,但我一直修行,倒也巧合般令一些前来邀请我的人知难而退。而且我这个实力,其实并无多大用处,慢慢就没人来了。”

  “前辈太过妄自菲薄,希望到达荒殿后,能一展您的长处。”

  柳成雪点头,三日后到达荒殿时,当即被这里的井然有序和隆重震惊。他见到过一个世界为自己呼喊,但来夕曙后,被消磨的志气令其忘却那种感觉。可现在,在整个灵初城沸腾时,他落于荒殿前的广场,内心有股归家之意。

  “请!”

  夏萧和阿烛走在柳成雪两侧,一同进入大殿。此时的大殿中坐有不少人,也立有不少人,约两百有余。虽说柳成雪对他们无比陌生,但对夏萧和阿烛而言,却一切皆熟悉。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当柳成雪对殿主和诸人行过礼后,便落座于自己的座位。

  柳成雪身旁,是一位壮硕的光头男人,他见夏萧和阿烛归来,煞是兴奋,此时却有些疑惑的靠向柳成雪,问:

  “怎么就你一个,还有一个他们没请回来?”

  柳成雪不知,只是摇头,没有出声。见其这么紧张和拘束,这光头男人粗声粗气的说:

  “别这么死气沉沉的,荒殿平日的气氛可是很好的,你这样不合群可不好。我叫张金锤,也是前几天来的,你呢?”

  “在下柳成雪,还请老大哥日后多多指教。”

  “嗨,真是客气了。”

  “你才刚来,还不知荒殿的具体实情吧?”

  见柳成雪摇头,张金锤为其讲道:

  “现在啊,荒殿分为五行堂、济世堂和长老院……”

  张金锤正娓娓道来,为柳成雪这个新人介绍荒殿,可殿主一声轻咳,令其当即闭嘴,示意柳成雪听殿主说。张金锤显得太过热情,令数百年不与人交谈的柳成雪有些不太习惯,但这并不是坏事。

  柳成雪虽没做过领导者,但觉得一个势力太过压抑的话,也不是好事。现在看来,荒殿倒是比他想得还要好几分。

  当柳成雪进入大殿时,很多五行堂的女弟子皆望来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他,注视许久。虽说这些女弟子都不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可也对其怀有不少情愫。谁能想到来了荒殿,还能见着这样的人?当真是养眼。

  可无论什么心思,在殿主一声轻咳中,都化为乌有。这些弟子刚进殿中时,都疑惑为何不是夏萧或阿烛做殿主,可这段时间他们总算知道,并不隐瞒自己实力的殿主,拥有着极强的统治力,济世堂和长老院的创立,便是最好的证明。

  轻咳一声后,所有人皆静,不敢再出声。见此,语尚言很是得意,瞥一眼夏萧。后者苦笑,暗称厉害,但看自己一眼是什么意思?不过安静下来,他正好可以说事。当着荒殿所有人,夏萧取出一枚玉竹,道:

  “这是三衡山天花婆婆的信物,只要把它捏碎,便可将其召来。”

  夏萧和阿烛离开的这大半个月里,所有人皆知他们去做了什么,可现在一死一信物,表示但凡存于世上,都能被他们拉拢。这等做事的效率,简直令人崇拜。可夏萧将其交给语尚言后,她只是把玩一番,便将其收入空戒。而后面向众人,道:

  “在此,我代表整个荒殿,再次欢迎诸位的到来。”

  说着,走到语尚言两侧座位的夏萧和阿烛也与其一起,象征性的行了那么一礼。可他们的一点小动作,在众人眼中皆是大事。因此,在他们行礼时,五行堂的弟子们亦如此,动作整齐划一,令坐在大殿右侧的诸人心中有些激动,一同还礼。

  “能聚在一起便是一种缘分,恰好今日夏萧和阿烛携柳长老前来,我就再说说荒殿当今的规模和各堂的工作。实力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大家也都清楚,不过眼前的实力并不代表今后,甚至无法代表几个月后的我们。原本的荒殿只是一副骨架,因为诸位的到来,可谓搭筋生肉,即将成一完全体,而非残缺。”

  “而诸位的到来,也令荒殿有了正常运作的能力。现在,五行堂弟子共一百五十人,济世堂弟子七十六人,长老院长老职位五十人。还没得到长老一职的,抓紧时间修行,或为荒殿招揽强者立功,皆可获得长老职位。今日起,我们便一同制定长老院的规制,将各自的任务都明确下去。除了五行堂负责弟子生活方面的正副堂主,其余长老,皆要参与到指点弟子修炼一事中。至于名额,各自争取。”

  ……

  语尚言说起这些便滔滔不绝,可从她的话中,夏萧也算抓住一些重点,比如说济世堂现在,已从之前的济世城中招来不少年轻有前途的弟子。而那所有上了天重实力的人,并非皆有长老职位,其中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清楚,可只令部分十重以上的强者拥有长老一职显然是明智之举。

  除此之外,当初济世城众人脸上的高傲,此时皆消失不少。夏萧也是想知道,便以源气问师父。在语尚言继续讲时,清寻子以源气低声道:

  “济世城的人来荒殿后,殿主便只给他们一个星期的思考时间,可一周后,他们依旧犹豫不决,甚至还想讨价还价。殿主一怒之下要他们走,且偿还七日内已送去济世城的灵药圣果。迫于压力,这些人才留下,但殿主也未全收,只留部分实力强且愿意留在荒殿的人,其余人皆赶回济世城。济世城现在也只是荒殿手下的医馆,算不得荒殿的一部分。”

  “这么说来,语尚言随时撒手济世城都可以?”

  “是这个理。”

  夏萧暗叹,女人果真恐怖,不过这番做事,对他们荒殿只好无害。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他们就无所谓威胁这一词。而且现在可没人强迫他们留下,要走便是,但他荒殿付出的东西,也得还回来。

  看一眼济世堂众人,脸上的神色已似臣服,没有反抗之意。不过识相的确实该如此,语尚言都给他们掌管整个荒殿的灵药圣果,这是多大的权力?还不珍惜,莫非真的解散济世城,今后不再行医?他们没那等魄力,也不想这么折磨自己,此时便极为淡定,且全身心投入到荒殿的建设中。

  就像语尚言之前所说,因为诸人的加入,现在的荒殿可谓是一副骨架上有肉和筋脉。稍加时日,便是活生生的蛮荒野兽,可征战四方。身为天宫看好的一方势力,他们既然如此,只有于其中安心效力。

  见语尚言的处事方式,夏萧也算彻底放心,看来再待一周左右,便可做好回大荒的准备。夏萧和阿烛当即想得都是那些,至于未来,他们都怀着可以解决的心,只是现在无法看到,且还有些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