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94、自古深情留不住

作品:我不想在人间凑数啊|作者:习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23 21:30:07|下载:我不想在人间凑数啊TXT下载
  何安渡这边正在上课,手机突然收到消息,是自己公司手下发来的。

  明日头条的下载量,在一个小时之内,突然增加了好几千。

  何安渡看到消息之后,有些奇怪了,自己今天又没去推广软件,怎么突然增加这么多下载量。

  他当然不知道了,这是舔狗们开始发力了。

  不过下载量增加,总归是好事,所以何安渡的心情很不错。

  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何安渡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准备和曲文静还有张浩然见面。

  他在点好菜之后,两个人刚好赶来。

  一番客套。

  饭桌上,这次张浩然为了找回点面子,时不时的都要和何安渡敬酒,他换打法了,不敢和之前一样,刚开始就喝那么快了。

  何安渡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不过也没有介意。

  酒过三巡之后。

  何安渡把自己的想法,想让对方帮忙推广软件的事情,告诉了他。

  “何安渡,我还是认为,咱们刚上大学,平时要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勤工俭学这种事情,回报率太低了。”

  曲文静在旁边闻声之后,对着何安渡开口劝说了一句。

  老实讲,她认为何安渡身为复旦的高材生,竟然去为软件做推广,简直太掉身价了!

  努力学习,将来拿奖学金,它难倒不香嘛?

  何安渡是不是有些拎不清了?

  当然了,曲文静哪里知道,何安渡做这些事情,都是给自己干的啊!

  “好,我知道了。”

  何安渡闻声,也没有反驳什么,而是满口答应道。

  “兄弟,这种事情吧,我可能在同学们面前,不是很方便说,不过我可以带你去我们班,到时候你自己发挥。”

  张浩然这人做事很圆滑,他并没有答应何安渡什么,只愿意让他进班里进行宣传。

  “那也行。”何安渡闻声点了点头。

  曲文静现在已经看出来了,何安渡现阶段的心思,明显已经不再学习上了。

  她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呡了呡嘴,还是选择了沉默。

  毕竟自己在对方那里,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说这么多干嘛。

  周末晚上。

  何安渡在张浩然的引荐下,准时准点,出现在了他们的班级里。

  不得不说,何安渡能说会道,在来到班级之后,站在讲台上,推广起软件来一点也不怯场。

  时不时的吧,他还能来两句幽默话语,逗得班里的同学,全都哈哈哈大笑。

  确认过眼神,这是个幽默的推广员。

  得嘞,被人家师范的学生们,把自己当推广员了。

  何安渡这边滔滔不绝的讲着,张浩然他们班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却文静和一个女生,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卧槽?”

  何安渡眼角的余光,在看到曲文静身后的这个女生后,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

  这女的不是何嫂吗?

  感情他和曲文静一个班?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曲文静和对方的关系明显不错,私下里有说有笑。

  何嫂坐到位置上之后,明显看到了何安渡,只不过她表现的很淡定,模样就和不认识何安渡一样。

  何安渡嘴上推广着软件,但是心里已经颇为不淡定了。

  这世界真的太小了!

  他已经决定长话短说了,上辈子被这个女人管的死死的,这辈子还是别有太多的瓜葛了!

  何安渡可要好好的享受自由!

  自己男子汉大丈夫,每天被一个婆娘管着,你说这算个什么事?

  平时管自己也就算了,自己去菜市场,买几块钱的咸菜回来吃,被这女人发现后,把咸菜都给自己丢掉了!

  还美名其曰,这些东西吃多了不健康。

  呵呵呵,信你个鬼。

  还有回到家后,脱下的袜子也不让自己乱扔,管天管地,还要管自己拉屎放屁。

  何安渡关于这些,对何嫂意见大的很!

  人家别人家里,男人在家庭的地位,都是一家之主,他家里倒好,一家之主谈不上,一家之猪倒是榜上有名。

  本来要做半个小时的推广,何安渡敷衍的讲了十几分钟,就决定赶紧闪人了。

  他倒插门的生活,被压迫的久了,所以现在内心的深处,刚从一个环境逃离出来,本质上就想躲的远远的。

  “语溪,这男的怎么样,我高中同学。”

  台下,曲文静目光看向何嫂,对着她悄悄的开口询问道。

  “还行吧。”何嫂闻声之后,表现的不是很关注的样子。

  “害,我给你讲,你别看他现在台上,整个人能说会道的,其实私下里高冷着呢。”

  曲文静话语间,脑海里又想起了,何安渡之前拒绝她的悲催事件。

  “是吗?都是怎么高冷的呢?”何嫂手里玩弄手机的同时,下意识的询问了一句。

  “说出来你都不信,他在高三那年,追我追的可疯狂了,但是当时我不想那么早谈恋爱,所以他在和我告白的时候,我就拒绝了他。

  可是你知道吗?

  男人能有多现实。

  我就拒绝了他这么一次,接下来全都是我噩梦的开始。

  这家伙自从我拒绝过他之后,各方面开始全方位逆袭,最后高考还考取了省状元!

  从此对我的态度,更是一落千丈。

  以前是他求我,现在是我求他,就这,人家还不愿意接受我呢。”

  曲文静平时和何嫂之间,因为是在一个宿舍,在加上床铺离的很近,所以她有什么事情,都愿意讲给对方听,视何嫂为她大学里的第一闺蜜。

  “那你现在是不是喜欢他?”

  何嫂放下手机,歪着脑袋,呆萌的看向对方的同时,开口询问道。

  “可能吧,刚开始我是不喜欢他的,但是被他各种反套路的久了,我也搞不清楚了。”

  曲文静说道这里,忍不住的叹息一声,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在心里骚动的不行。

  但凡何安渡在和自己相处时,能有一点点顺了她的意,她都可以视何安渡如凡物。

  偏偏何安渡每次都不按套路出牌,曲文静无形之间,硬是被他拿捏的明明白白。

  曲文静不止一次承认,何安渡无论是反套路也好,又或者故意打击报复自己,她承认对方的所作所为,在自己这里起到了超乎预料的效果。

  没办法,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何安渡当初在高中时,在她这里当舔狗的日子,她看不上人家,如今何安渡突然逆袭了,自己又要被他挑三拣四了。

  这经历太魔幻,靓女也要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