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我是何安渡

作品:我不想在人间凑数啊|作者:习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12 17:17:22|下载:我不想在人间凑数啊TXT下载
  2045年。

  沪市,内环线黄浦江边。

  宽敞明亮并且装修豪华的大平层豪宅内,主卧的房间里,一个男人嘴里哼着小曲,手上拿着蚕丝手帕,正在认真擦拭着什么。

  此时在他的面前,光滑明亮的大理石地板上,铺满了一本又一本的红本本,这些都是房产证。

  为房本本打蜡,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之一。

  当然了,他家的房产证可不止眼前的这些,衣柜里还有几大摞的房产证,没来得急搬出来擦呢。

  毕竟为房本本打蜡这项工作,可是一个细活,总要一本本的来,要认真细致的去做。

  时不时的打蜡累了,他还会抬起头,目光看向落地窗外,美丽的黄浦江。

  何安渡,国内985名校毕业,上学期间曾担任班长,学生会主席等职位,奖学金拿到手软,各种的荣誉证书,堆满了家里的抽屉。

  甚至因为在校期间表现太过优秀,最后成功获得了学校出国留学的名额。

  本来何安渡以为,自己在学校都已经这么牛掰了,将来毕业混社会,肯定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出任CEO,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也只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仅是他,甚至很多亲朋好友们,也都这样认为。

  毕竟村里这么多年,考上985top级学府的人,目前也就何安渡一个人。

  他从去大学的那天起,就是全村人的希望。

  可是天不遂人愿,最后事情的发展结果却是:

  呵呵呵,一切都想太多了。

  何安渡毕业几年后,无论生活事业又或者爱情,都是屡屡碰壁,艰难坎坷的很。

  没办法啊,在京沪这样的超级城市,像何安渡这样读过几年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相互之间竞争激烈,惨不忍睹。

  在加上国内市场经济的逐渐成熟,钱越来越难赚,房价越来越高,何安渡毕业工作几年,依然买不起一套沪市中心的房子。

  没有房子,再高的学历,在京沪也都是外来人口。

  何安渡年轻时很喜欢同事小芳,几次和对方表露爱慕的心意,但是小芳对他毫无兴趣。

  其实小芳长的并不好看,也就是普妹的水平,虽然她不是沪市的本地人,但是对方的目标却是很明确,那就是将来一定要嫁给一个,在沪市有房有车的男人。

  大城市婚恋市场就是这么现实,有房有爱有老婆。

  被样样不如自己的小芳无情拒绝,这对何安渡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自己怎么说,都是985名牌院校毕业的高材生,怎么在对方的口中,就被说的一无是处了?

  连小芳这样的普妹都看不上自己,那公司里的白富美们,自己岂不是更没戏?

  自己要学历有学历,要身高有身高,要颜值有颜值,怎么在沪市想找个女人结婚就这么难呢?!

  就因为自己没房子???

  每一天,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回到自己租来的出租屋,看着简陋的居住环境,每到这个时候,何安渡都忍不住的想要狠狠的捶自己两拳。

  不仅在沪市找不到老婆,何安渡在单位上班也不是很顺心,大学里的顺风顺水,让他在单位里,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出风头。

  但是出风头是职场大忌,爱出风头的毛病,让单位里的老油条子们很是反感他,经常性的给他穿小鞋,导致何安渡升职加薪无望。

  后来,何安渡在职场吃了无数亏,才总结出来:

  原来毕业之后,出风头那是各种优质富二代的专利,根本不是自己这个三无青年,可以跟着凑热闹的。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了,家人包括村里的父老乡亲们,都视自己为全村的骄傲。

  自己混成现在这个屎样子,回去简直太丢脸了。

  都说大城市容不下肉身,小城市容不下灵魂,毕业几年,何安渡有了深刻的理解。

  人生的高开低走,让何安渡经常性的陷入绝望当中,有时候他下班回家,躺在出租屋的小床上,回想起自己毕业后的这几年生活,他发现自己完全就是来人间凑数的!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就这样在沪市浑浑噩噩的混了几年青春饭,何安渡也熬成了大龄剩男了,媳妇也没有一个,日子凄凄惨惨。

  有时候何安渡就想,大不了这辈子不结婚了,等将来父母老了,自己尽完孝道,一个人孤独的走完这一生算了。

  自己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就算是把他们的血吸干,也买不起沪市的房子啊!

  上千万的房价,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在沪市生根发芽,找个女人结婚,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太奢侈了!

  何安渡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但是在他三十岁的那年,改变他命运的人物出现了。

  这人就是公司的保洁大妈。

  可能大妈看他三十岁还是光棍吧,一时间动了恻隐之心,就给说了个媒。

  女孩儿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说话,当然了,会说话也轮不到介绍给他,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

  这要是刚毕业那会儿的愤青自己,恐怕何安渡早就火冒三丈了,介绍个哑巴给自己,你丫是不是有病?

  怎么不介绍给你儿子相亲?!

  但是现在,有人给自己说媒,就不要挑三拣四了。

  就这样,在保洁大妈的撮合下,何安渡和女孩儿见了面,对方长相虽说不算惊艳,但是也比小芳颜值高出太多太多了!

  除了不会说话,其它什么都好。

  第一次相亲见面,何安渡说不上喜欢对方,当然心里也没有不喜欢,他一穷二白,哪有什么资格挑挑拣拣。

  相亲结束后,公司保洁大妈告诉他,人家姑娘看上他了。

  如果何安渡愿意,两人结婚的时候,对方不要车,不要房,也不要彩礼。

  但是有一条,将来两人要是有了孩子,姓随女方。

  何安渡听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倒插门啊!

  这事要是搁在普通男人身上,恐怕早就已经不欢而散了。

  开什么玩笑啊,连孩子的姓都不随自己,把自己娶回家当播种机吗?

  还有就是,现在这个社会,多多少少有些歧视倒插门,认为上门女婿没有出息,丢男人们的脸。

  但是何安渡是真的走头无路了,最后一闭眼也就认了,倒插门就倒插门吧,谁让自己除了学历以外,就在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自己长得帅又怎么了,能当饭吃吗?

  买房子的时候能刷脸吗?

  终究是向生活低了头。

  两人就这样顺理成章的结了婚。

  后来何安渡无意间从老婆的口中得知,当初对方相亲看上他,全是因为他学历高,985名校毕业,个子高基因好。

  这也让何安渡又明白了一个道理,985的学历可能买房没什么屁用,但是倒插门绝对占优势。

  时间蹉跎,一晃就是二十几年。

  何嫂的家里很有钱,名下有几十栋楼的房产,还有几家上市公司,这些都是何安渡后来才知道的。

  因为结婚这么多年,何安渡表现的总体不错,所以何嫂也给他在房产证上加了名字。

  实话实说,何安渡的内心深处,很是感激何嫂,是她在自己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把他从苦海里解救了出来。

  以前一辈子买不起的房子,如今也已经唾手可得了,现在他每天为自己的房本本打蜡,都能打到手指抽筋。

  何安渡知道,这一切都是何嫂给他的,看着以前那些比他牛掰的人,欺负过他的人,现在一个个混的都不如自己。

  每当这个时候,他心里就真的好爽好爽。

  不过人生哪有什么十全十美,何安渡作为倒插门,也有属于他的烦恼。

  那就是他在这个家里,完全没有什么地位和存在感!

  先不说孩子不姓何,一些家里的决策性事件,自己更是无权插嘴。

  甚至连家里房子的装修风格,他都做不了主。

  何嫂的兄弟姐妹们,也都瞧不起自己,没办法,谁让他是个倒插门,在别人眼里只会靠女人吃饭呢。

  事实上,何安渡这么多年,跟着何嫂一起生活,也学会了不少的东西。

  就好比何嫂名下有个牙刷厂,有好几次濒临破产,都是何安渡给何嫂出主意,最后厂子才起死回生。

  但是即使是这样,何嫂的家人依然不认同何安渡,他在这个家还是没有什么存在感和地位。

  以前没嫁过来之前,他在社会上凑数。

  如今嫁给了何嫂,他在人家的家里凑数。

  反正自己走哪都是个凑数的呗!

  在加上何嫂对他管的很严,为了防止他在外面找小三小四小五小六,根本就不让他出去工作,每月都会给他个十几万的零花钱,要求他在家老实呆着就好。

  何安渡就觉得自己的一身本事,毫无用武之地啊!

  有时候他真想出去闯荡一番,就凭他用一生的时间,在何嫂家卧薪尝胆积攒的宝贵商业经验,实践起来获得成功的几率一定很大!

  但是,何嫂她不让啊!

  不过后来他也想明白了,年纪大也就不折腾了,同龄人一手好牌打到稀烂的事情,比比皆是,他见得太多了。

  自己每天在家做做饭,浇浇花,给房本本打打蜡,在大平层的客厅里跳跳海藻舞

  日子虽然朴实平凡且无聊了点,但是凑合着也一样能过。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自己把房本本们守护好,将来成功的传承到孩子们的手里,这就已经很成功了。

  倒插门也要守规矩,谁让咱没人权呢。

  时间快到傍晚六点了,何安渡放下手中最后一本,打蜡打到亮晶晶的房产证,拿出手机,开始给何嫂发送消息。

  “老婆,晚上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做~”

  何安渡自从嫁到何嫂家之后,他这辈子最擅长干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讨何嫂的开心。

  事实也证明,他能做好这件事情就够了。

  “随便。”何嫂那边回复。

  “好的,那我看着安排。”何安渡回复完消息,便开开心心去厨房做菜了。

  花费了两个小时的忙碌,四菜一汤加餐后水果,全都被他搞定了。

  “老婆,我已经做好晚餐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啊?”何安渡拿出手机,给对方再次发消息。

  “公司开会,不用等我了,你自己吃吧。”

  何嫂那边很快回复了消息,但是何安渡看到消息后,明显的不高兴了。

  有时候,何安渡真想痛痛快快的打何嫂一顿,这是他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

  因为这个女人实在太气人了啊!

  你说自己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精心做出来的美味可口的饭菜,你说不吃就不吃,真是让人火大。

  但是想到自己倒插门的身份,打老婆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何嫂不家暴他就是好事了。

  事实上,何嫂让他不理解的操作还有很多,比如花几万块钱买件貂,穿一次就不穿了,还比如说花几十万买了包包,背一两次后,也扔在衣帽间里让包包开始吃土。

  用大几十万的钱去买包包,都够自己在老家县城买一套房子了。

  起初,何安渡刚嫁给何嫂的时候,是真的受不了这种消费观念。

  他穷逼一个,一分钱恨不能掰开了花,做梦都不敢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

  跟着何嫂过了这么多年的富贵生活,他现在也已经释然了,何嫂喜欢买,就让她买吧,等到她买累了,自己也就不买了。

  “早晚都要打一顿老婆!”

  何安渡独自一人,生气的吃着饭,同时嘴里骂骂咧咧道。

  人后放狠话,人前怂如狗,倒插门小男人的形象,瞬间跃然于纸上。

  突然间,何安渡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他两眼一黑,整个人栽倒在地。

  自己仿佛睡了很久,迷迷糊糊的听到好多人再喊他的名字…

  何安渡睁开眼睛,视线由模糊到清晰,他看到自己的身旁,围了很多身穿校服,并且模样稚嫩的学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