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六章 流言

作品: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作者:真任泉泉|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0-17 13:07:41|下载: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TXT下载
  宗室贵女隐藏身份,为当今天子寻求灵药,历尽艰险,被才子所救,一路护送返回京师。

  自从官道上信王府的人,公开迎接回了郡主之后,一些似真似假的流言蜚语,便在硕大的北平城连同周边地域中流传起来。

  最初,这些流言还似模似样,虽然被好事者脑补添加了许多额外的内容,但大体还是一个才子拯救佳人,书生护送贵女的封建主义正能量故事。

  但一人传真、三人言虎,再加上一些来自东厂和锦衣卫这两大组织内,热心人士的添油加醋。

  很快的,这个“迎回宗室贵女”的八卦流言重点,很快便不在了“迎回”这二字的头上,反倒是“在贵女找到了灵药之后,和苦竹才子一路艰辛返回京师”这个过程,成了这段流言故事内描述的重点。

  也不知道阉党的高层,改变这段流言,找的是那路小说家中的大才。

  林平之车队等人向着京师前进的过程,那明明是一路好吃好喝,在各地文人士绅的夹道欢迎下,光明正大前来京师的经历,愣是给写的如同《西游记》里唐僧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一样。

  在“新版”流言故事中,更是因为林平之有东林党的背景,侧面描写出了一个个虚构的,阉党反派大佬们,他们和江湖上最负盛名的邪道组织“日月神教”合作,或是派遣手下,或是亲自下场阻杀······

  总而言之,写的那是一个脑洞大开、万分精彩,就连后来的林平之自己看了之后,都看出了一股子他前世黄毅大佬书写的武侠小说味儿。

  当然,既然都有了精彩的阴谋、打斗等情节,那么其中自然不缺让古代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感情段落描写。

  在“新版”流言之中,苦竹才子为了宗室佳人,苦斗了十数次的东厂番子和魔教教徒的围攻,在某次古竹才子负伤之后,更是虚构出了一节“夜宿荒野寺庙,月色一吻倾心”的唯美爱情画面。

  在最后京师城外官道上,苦竹才子和宗室贵女离别时,更是互换定情信物,约定“金榜题名下,王府求亲时”的美好结局······

  不得不说的是,这一次九千岁魏忠贤和他的阉党,针对林平之的计谋非常成功。

  作为当事人的林平之,抵达京师之后只参加了三五场东林文人间的聚会,很快便回到了福威镖局在京师的一处院子里闭门不出,一心复习。

  等到礼部会试结束,林平之凭借着自身努力换来的学识,和系统上记载的后世明朝科举资料,成功取得会试前五的好成绩。

  这个时候,带着书童四九查看完榜单施施然前往北平城内茶楼酒肆的林平之,这才发现关于他这位苦竹才子和宗室贵女之间的流言蛮语,渐渐的往不可控的方向切斜而去。

  如果林平之只是这个时空的本地土著,那大概率听后只是一笑了之,道一声庶民妄想之言,而不做他想。

  毕竟他和那位郡主之间的关系,的确是清清白白的,当今这可是一个充满奇功异术的武侠世界,信王府上有的是医道高手,自然能轻易判断出郡主身子的元阴为失。

  但谁让林平之,是拥有后世之记忆的大能化身呢!再加上金手指“系统”的查漏补缺,他很快便注意到了这流言背后的阴谋······

  ————————————————————

  “四九啊!”

  “你说这次少爷我,这回当个仪宾怎么样?”

  和三五同考的福州友人聚会散场后,从酒楼返回住所的路途上,林平之带着醉意,笑着对他的书童说道。

  “少爷,您不会真看上媺凝郡主了吧?”

  由于跟着林平之作书童时读了几年书,本就聪慧的书童四九,自然知道仪宾就是宗室郡主夫婿的代称,顿时大惊失色,连忙继续劝道。

  “虽然老爷夫人,定会十分惊喜,但您的仕途岂不是······”

  东林嫡系、少而成名、才满中原的苦竹才子林平之,毫无疑问就是当今天下最有前途的年轻士子之一。

  而有明一朝,只要地位稍微高一点的读书人和士绅家族都知道。

  在当今,迎娶宗室女对有前途的士子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虽然荣华富贵一生不缺,但因为祖训的限制,根本当不了什么实权的文官,跟别提什么一展才华,经略国家大政。

  “四九啊!感情这个东西,谁说得准?”

  “媺凝她容貌秀丽,待人温柔,还孝顺长辈,怎么不是良妻之选?”

  “还有,你跟在我身边数年,眼界到底还是只放在了江湖和商道上。”

  说到这里时,林平之醉意下的双眼半眯着,无视了周围隐蔽注意着他的,几位身穿粗布衣服在街道上伪装成路人的精壮汉子,故意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

  “当今天子年纪轻轻,而朝廷又是个什么形式?”

  “阉党一家独大,我东林就只剩下一位建霞公和几位老大人勉力支撑。”

  “就算我入了宦海,一腔学识又怎么能发挥······”

  他的话语没有继续说下去,反倒是装作醉意上头,一下子倒在了书童四九身上,让四九慌忙的呼叫街道周围的四五闲汉帮工,将自家少爷抬回了自家府邸。

  ————————————————

  书童四九不知道的是,他家少爷,通过了会试苦竹才子的这番话语,很快传达到了京师几个真正能做主的话事人案前。

  礼部右侍郎府邸,正三品的大员,号建霞的李标,乃是北平这中驱朝堂之上,为数不多的几位东林党大佬之一。

  在十年前杨涟、左光斗、魏大中、顾大章等东林的正直大臣,被九千岁魏忠贤用奸计逐出朝廷之后,就剩下他和几位年长东林清贵官员坚守岗位,维系着东林一脉在朝堂高层日益消减的影响力。

  “他能这么想,的确也好。”

  “这一次让东林后辈上京,确实是草率了,吾真是对不起大章兄啊!”

  这位满头华发的老大人,看向身前站立的几位东林官员,有些后悔的低声说道。

  “他若真的这个时候跨入朝堂,怕是比你们更难起步啊!”

  原本他是得到东林在紫禁城内廷里收买的太监,反应了天子身患重病,卧床不起的情报后,这才让东林一脉的年轻人速速入京应考。

  若是情报属实,那么天子应该会在会试之前,下旨另择会试日期,让各地举子返回家乡,不会给东林后辈带来半点损失。

  而他们东林,也将趁着这个时机,发动一个天子病重皇权短暂沉寂时,夺去阉党部分权利的大计划。

  但李标万万没想到,这个来自内廷的情报,竟然是假的!

  现在会试都顺利考过了,马上就要进行殿试了,那时候久居深宫做鲁班活的天子,必将亲自出面考察。

  由此可见,天子根本没病,或者病的一点都不重。

  若是天子未曾有大碍,那么当前有着皇权依附,能够随时请旨调动宗室奉供高手们的阉党派系,将是真正举世无敌,没有弱点的官僚团体,他们的那个“大计划”根本就不存在发动成功的可能!

  一位年轻的东林官员听见李标的话语后,哀叹一声。

  “唉!老大人所言极是。”

  另一位中年的官员,更是想起了这些年每想要奋起时,却被依附阉党的下级官员为难和轻视的样子,不由的悲从心来,紧接着低声怒喝道。

  “都怪那内廷的李太监,我们这次花费了如此大的代价,竟然拿一个假情报糊弄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