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四六七章 好拜拜

作品:全音阶狂潮|作者:灵宇|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01 21:35:04|下载:全音阶狂潮TXT下载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年轻人真是忘我于艺术,还是范雅丽提醒注意时间已经九点了。何沛媛倒好,当着母亲的面就扭住男朋友的脖子要跟着走,说是好奇曾经的红透半边天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心态。

  别说范雅丽不同意,杨景行也不给面子。何沛媛不怎么敢忤逆母亲,但是掐揪咬臭无赖是不遗余力的,还爬到背上不肯下来。

  杨景行跟姑娘打商量:“下来,我们把垃圾带下去。”

  “那盒子?”何伟东摇头:“不管,废品回收有专门地方扔,有个老年人,你不知道地方。”

  哦,杨景行就把女朋友的腿弯抱好了扶高背稳:“那叔叔阿姨早点休息。”

  这误解大了,何伟东对女儿都略显严厉了:“不能这样子。”

  范雅丽也严肃讽刺:“让人看见大音乐家有腔调吧!”

  何沛媛听不见看不见,小腿甩甩。

  杨景行也是当着长辈的面装一装,等下楼了姑娘还不肯下来,他的手就摸到暗处使坏:“动不动?动不动?”

  何沛媛是铁了心呀,双腿还夹得更紧脸也埋得更深,哼出来的不仅无所畏惧似乎还有挑衅:“就不动,不怕你了。”

  流氓手不好用了,杨景行就改胳肢。

  何沛媛还是怕痒,哈嘻跳下地并马上行动,无钥匙进入的好处,她一下就拉开了车门钻上副驾驶,简直笑得小人得意。

  杨景行也懒得将就了,上车准备:“真走了啊。”

  何沛媛似乎也不想欺人太甚,爽快大方退一步吧:“吻到我求饶就放你走!”

  杨景行都于心不忍,好言相劝:“长点记性好不好?”

  “就不。”何沛媛脸上只有一点羞涩更多是坚毅:“有志者事竟成!”

  杨景行也听了女朋友好些笑话了,回赠一个:“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只大熊。这只熊又凶又恶,吓得人们都不敢上山去打柴采果子。一直到有个勇敢的猎人出现,猎人听说了情况后决定向恶熊发起挑战……”

  粗俗的话还没出来呢,何沛媛的表情已经变了,从挑衅的嘟唇变成生气的噘嘴还加上皱眉。

  好像不是笑话,杨景行都讲得有些沉重:“猎人带上干粮就出发上山了,可是没想到刚进山没多久就被大熊偷袭了,更惨的是还被大熊亵渎了。而且大熊耍完流氓后就把猎人放了,让猎人带着深深的羞辱逃下山去……”

  何沛媛似笑非笑阴晴不定。

  然后随着故事发展,杨景行又逐渐地眉飞色舞起来:“……俗话说事不过三,所谓屡败屡战越战越勇,经过三次的失败和羞辱之后,猎人反而更加坚强了。又经过更充分的准备和对大熊更周密分析的之后猎人再次出发,然后就在前三次被大熊凌辱的地方找到了大熊。这次猎人没被偷袭也没旧伤发作,展开了架势要和大熊一决雌雄,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大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大熊指着猎人边笑边问,你究竟是来打猎还是来找干?”

  何沛媛是充分准备了的,猛虎出洞一般扑向臭流氓挡开了指着自己的手后就是掐脖子决生死的架势:“跟你拼了……”

  拼了好一会也没分出胜负,毕竟不能在这里动刀动枪。何沛媛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因为所谓的猎人可是初出茅庐毫无经验,而恶熊却有累累前科,所以坏熊胜之不武。有本事,后天晚上的对决中你让我三招,敢不敢?

  杨景行也想输一把吧,让四招都行。

  为了进入备战状态吧,何沛媛要再吻上好一阵之后才依依不舍下车,好像也没那么多新仇旧恨了。

  杨景行也是催姑娘上楼之后才缓缓起步离开,出了小区后看看手机,庞惜那边还没催,就一个两个小时前的未接来电是孔晨荷的,他就打过去。

  孔晨荷这次接电话快,而且认得号码:“喂,对不起,昨天晚上电话静音了……”应该在外面,环境挺闹的。

  “没事就好,我先前没接到你的。”杨景行羡慕:“听张楚佳说你们玩得很潇洒嘛。”

  孔晨荷呵:“其实时间挺紧,明天飞马耳他要转三次机……”

  “马耳他?”杨景行都好笑:“累不累呀?演出还是玩?”

  “不是。”孔晨荷正经说明:“马耳他爱乐有个ResidencyProgram,昕婷好玩申请的,突然通知她去面试了,张楚佳知道。”

  杨景行还挑刺:“你说驻地我听得懂,别养成坏习惯。怎么申请到马耳他去了?”

  孔晨荷似乎支持:“三个月有两万欧,七八九月,任务也不重,试试呗。”

  杨景行还看不起呢:“那也不多,缺钱吗?DG没结账?”两万欧元的驻地项目,对光是在日本就卖了近二十万张唱片的钢琴家而言应该没多少吸引力。安馨处女唱片的全球销量都还没过八万呢,不过她的音乐会倒是比喻昕婷多一些,报酬也高不少。

  孔晨荷有点举报还是鄙视的味道:“其实就是想玩。”

  杨景行哦,不过他管不着也不好瞎打听了:“反正不管去哪里都要注意安全……哎你准备去日本等刘思蔓?”

  “其实东京我也不是

  很熟,不过这种事,不知道他们是客气还是真的不想被打扰……”孔晨荷也沉重:“到马耳他之后再说吧,再给刘思蔓打电话商量一下。你觉得呢?”

  杨景行觉不出:“如果是本来就在那边还好,专门过去等的话肯定觉得太麻烦不好意思,最近日本没演出?”

  “日本要四月十一号,东京两场千叶一场,千叶还没去过。”孔晨荷突然紧张:“不说了她下来了!”

  杨景行好像也怕:“好拜拜,注意安全。”

  孔晨荷还能快速讲一句:“二十六号马赛,这月,有升c。”

  杨景行刚哦电话就断线了。

  还好,四零二到录音部也才九点五十不到,装好人问还坐在前台的古雯:“还不下班?有活?”

  古雯笑:“等你,都在。”

  杨景行很好讲话:“下班下班,没事,没通知就没事。”

  古雯是有活干的:“惜姐带罗小姐到了有一会,八点五十,休息室一直聊着。”

  杨景行解释一下:“这里谈工作方便一些,常老师也在?”

  古雯点头:“舅舅说以防万一,这两天都休息得挺好,下下周就不行了。”

  杨总监觉得:“你要个帮手才行了,我跟总部反应一下。”

  古雯恼火呢,按照总部的新要求得装考勤机了,这录音棚是什么工作性质他们不知道吗?

  杨景行也没敲一敲就直接推开休息室的门,看到庞惜和客人挨着坐,好像聊得比较亲密。不过庞惜也是第一时间起身:“杨总来了。”

  杨景行主动热情:“不好意思让罗小姐久等了。”

  罗殷恩微笑伸手:“是我冒昧打扰。”

  “特别欢迎。”杨景行稍微握一下对方的指尖就去提椅子:“请坐。”

  罗殷恩等制作人把椅子摆在自己对面之后她再略微弯腿准备落座,又伸长手去推一下桌子上的袋子:“带来两盒茶叶,我自己不太喝茶不会品不知道合不合四零二的胃口。”

  “谢谢,太客气了。”杨景行坐下:“听说阿姨身体不太好?”

  罗殷恩的就略微苦笑:“年纪大了还不听劝没办法……”

  庞惜提醒古雯:“就用罗小姐的茶叶给杨总泡一杯。”

  就是杨景行初二那会,罗殷恩主演的青春偶像剧《都是好时光》真是风靡全国青少年,可以说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国产偶像剧的巅峰之作,原因当然也就是好剧本好导演好演员。说很好剧本是因为没有为了偶像而偶像,剧情和人物都生活化甚至有点土气。好导演更没得说,当时的年轻新人现在已经是行业翘楚,出产的电视剧都是精品。

  至于好演员嘛,也不能说那时候才二十来岁的罗殷恩展现出了多么精湛的演技,更主要是她甜美清纯的样貌和当时最普遍的本色性格出演的说法,成就了一个被少女们视作偶像又被少男们当成梦中情人的角色。

  甚至到杨景行高中之后,罗殷恩的第二部电视剧在尚浦的同学之间也还得到不少关注,有些同学们还想办法追剧。可是为罗殷恩量身定做而且走同样路线的电视剧的反响远远不如出道作品,倒是由女主角演唱的主题曲大火了好一阵,不过自那之后罗殷恩这个名字就逐渐甚至是比较快速地在大众之间冷却了下去。虽然这些年罗殷恩没少出专辑,也主演参演几部电视剧几部电影,但都没起什么水花。对如今的初中生高中生而言,罗殷恩这个名字多半不如陈仪轩叫得响。

  至于原因呢,从行内来说主要有几点,一个恰恰是起点太高了反而不利于后续发展,一个是罗殷恩家庭条件比较好所以不太能吃苦或者说不能融入行业氛围。至于演技和唱功倒不是主要的,各方面比罗殷恩差但是比她叫得响的也不少呀。

  可能还有一个原因是更关键但说出来挺不好听,那就是《都是好时光》中那种只是略施粉黛的令很多人怦然心动的脸蛋,只会被极少数人拥有,而这极少数人也只能短暂拥有,就那么四五年时间吧,甚至更短。反而程瑶瑶这种就比较好,出道时没有惊艳四方,但是这么些年下来还被普遍认为越来越漂亮了。

  二零一一年三月了,坐在杨景行对面的罗殷恩也是淡妆,对比十年前在初中生之间枪手流传的娱乐追星杂志的封面,明明如假包换却又判若两人,差的的东西可能就是那份神采吧。现在的罗殷恩,讲话的客套甚至犹豫,也很难让人相信当初角色的聪慧温暖直爽坚守是本色出演。

  杨景行很快喝上了很不错的龙井茶,他也没说什么是看客人的戏或者听客人的歌长大的,就聊一聊家长里短朋友工作。罗殷恩还真不像出道十年的,或者还是杨景行入行太短,彼此连牵强的交集都找不出来多少。罗殷恩出了那么多唱片,合作的制作人乐手作词作曲也不少了,跟四零二也没几点关联。就算是牵线让两人认识的童伊纯,罗殷恩也是自那次演唱会后就再没见过面,甚至不知道童伊纯孩子都半岁了。

  庞惜都觉得话题太干瘪没意思了吧:“罗小姐你和杨总好好聊,我出去一会。”

  罗殷恩点点头。

  杨景行周到

  呢:“咖啡没了?”

  罗殷恩摆手说不用了,庞惜就直接走了,步子还蛮快。

  杨景行继续:“我觉得同行之间还是要多交流,伊纯姐也挺喜欢跟人交流的。”

  “是呀……”罗殷恩点头犹豫:“不过她《风中心中》之后那么红,就不好意思打扰了。”

  杨景行笑:“其实也没多忙,见见朋友聊聊天的时间多的是。”

  “我是想……”罗殷恩不知从何说起又好笑:“不知道怎么说,庞惜一直叫我跟你直接一点,可是见面又不好意思了,可能因为你太年轻了。”

  “小不了两岁都是八零后。”不过杨景行是男人嘛,就主动点:“我觉得罗小姐唱歌是用感情的,但是好像不怎么放得开,不知道阻力是什么?”

  “可能……”罗殷恩不确定:“用我妈的话说,就是高不成低不就吧。”

  杨景行支持鼓励:“亲人才会忠言逆耳。”

  罗殷恩自我介绍:“我八岁就学小提琴……”

  的确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罗殷恩小提琴启蒙就是曲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最好的老师,学到十二三岁就比较深入地了解了严肃音乐的内容和体系,同时也不得不接受自己不适合拉琴的残酷现实,但还是不服输地想曲线救国改投了流行音乐系。

  “我不敢说自己学过琴,我怕别人知道!”罗殷恩似乎慢慢打开了话匣子:“你能理解吧?我还记得第一次给你打电话,我不敢说这些,你会看轻我。”

  “不会。”杨景行连连摇头很是冤枉:“凭什么看轻谁?”

  罗殷恩点头:“我知道……但是我,我自尊心很强,一直想凭自己去做一些事。我第一部戏,是我妈投了资,我过了几年才知道……”

  难怪不成呢,罗殷恩还怕同学朋友说自己是靠家里拿钱捧出来的,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她还躲,而且还有学习严肃音乐留下的偏见,所以当初大红的电视剧主题曲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骄傲。

  杨景行都同情:“你这个包袱背得太重了,没有人是凭一己之力成就什么事业的,更没有高低贵贱。”

  罗殷恩问:“你呢?”

  杨景行理直气壮:“离开了家人老师朋友的支持我屁都不是。我说的不是什么精神支持,是物质和金钱,是关系和机会。互相成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说,罗小姐自我要求太高了。”

  罗殷恩愣了一会坦白:“我有精神洁癖。”

  杨景行斟酌:“洁癖可以有,但是太重了就融入不了。比如这把别人坐过的椅子我就觉得脏不愿意坐了,那我也做不了音乐。”

  罗殷恩不太明白,这是讽刺自己吗?她有点生气:“那你是怎么看待你自己跟普通人的差距?”

  杨景行:“我们都是人,人就是人而已,只不过是在目前的文明状态下显得彼此之间有些差距,回到原始社会都是茹毛饮血,未来也可能都能同样程度了解巴赫贝多芬,没什么差距。我认为更应该注重差别,可以把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看作音程,成就音乐之美。”

  罗殷恩有基础:“音有高低没有贵贱。”

  杨景行连连点头,可算快圆回来了:“可能每个人喜欢的音域不一样,但是成就音乐之美的是整个音域,能接受的越多就能感受更多也越有利于创作。我觉得创作首先是一个接受自我的过程过程,所以我才建议你做选集,也是重新接受感受自己过去的这一段艺术生涯。”

  罗殷恩连连点头……

  艺术离不开生活,也就是亲情友情爱情,罗殷恩虽然不作词作曲但是她那些专辑歌曲也是自己从海量歌曲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一首歌曲的选择都深深受到自己的生活影响。这一说起来呀,三十岁的女人,所以她和庞惜还是挺聊得来的,都是人生起伏呀。

  罗殷恩的许多情感矛盾似乎都源自那个十分强势特别有控制欲的母亲,甚至成了她的阴影,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母亲是很爱她的,她也很爱母亲……都说得掉眼泪了。

  杨景行呢,只能是去帮客人续一杯咖啡,还不太会摆弄咖啡机。

  “谢谢。”罗殷恩认真抹了眼睛后再端杯子,带着哭腔:“我从来没遇到过能理解我的歌唱的人。”

  “我是做这个的。”杨景行不骄傲:“今天聊了不少,谢谢罗小姐跟我说了这么多,让我更了解你的音乐情绪。你也辛苦了,我建议是今天就到这里,如果你觉得我的思路有点帮助你就朝这些方向多思考一下,我们下次再找时间。对了,常老师他们认识没?”

  罗殷恩点头,抬眼楚楚可怜有十年前的模样:“能再陪我一会吗?”

  杨景行觉得有更好人选:“我去叫庞惜来,稍等。”

  何沛媛接臭无赖电话就表扬:“聊得好嘛聊得熟嘛,十一点了!”

  杨景行要求精确:“明明才四十八。”

  何沛媛还怀疑:“完了?下班了?”

  杨景行嗯:“都出来了,回家了。”

  “来接我!”何沛媛真是越来越不知羞:“跟你拼了,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