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章:仙门百艺考核

作品:炎黄神眷|作者:狂翻的咸鱼2|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1-02-23 17:04:19|下载:炎黄神眷TXT下载
  “张家……”

  “张元烈!”

  “嗯,按照法会的规则,你揭穿了这名左道修士,也就是说你可以拥有他所有售卖品,另外,以后你若是打算加入焚世影教的话,可以报我景晋龙的名字。”

  “多谢景师兄主持公道,张家没齿难忘。”

  轻轻的点了点头,景晋龙脚下剑光一转,直接就疾飞远去了,这位也是个不差钱的主,得了一个“明察秋毫”的好名声后,地上摊位上的那些杂物,看都不多看一眼,就连半块玉辟邪古玉,也由焚世影教的一名下级修士,在事后交还张烈了。

  张烈颠了颠手中的两块玉辟邪残玉,然后将之收入怀中。

  “元烈哥哥,这次真的是多亏了您。如果不是您的话,我和彤儿,我和彤儿都不想活了。”

  张烈转过身来,刚想去收那些战利品,少少积累一些修仙资源,结果转头就看到泪眼朦胧的张宣儿,低着头就要往自己怀里扑。

  (开什么玩笑,修仙大道面前,一切美色于我而言都是绊脚石,滚一边去。)张烈微微皱眉,向后退了两步。

  恩将仇报的张宣儿完全没想到张烈是这种反应,身躯前扑几乎摔倒,好在修仙者平衡力好,再加上张元姜在后面扶了一把,才没有摔倒,好在也表现出站立不稳,免除了尴尬。

  “这些修士对于你们来说,心思诡秘套路复杂,逛一逛后,就早些回去吧。”言罢,张烈走过去把摊位上的那些货品全部收起,除了记载着基础道法的几本书册以外,其它的物品张烈也根本认不全,但对于几乎一无所有什么都缺的张烈而言,这就等于是置办下一份身家了,虽然那个摊位主的储物袋被焚世影教的弟子收走,但那明显是不可能要得回来的,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因为阎王不在乎,小鬼可就死死盯着这点血肉呢。

  提着一大堆东西,接下来也不好再继续闲逛了,然后张烈就与并未离开的张元方等人,一同返回了张正礼之前所说的汇合之地,看到六人一齐返回,客栈房间里正在与老友品茶论道的张正礼,微微一愣,他注意到张彤与张宣儿哭红的双眼,以及张元方等人神色的异样了。

  “元烈侄儿,你这出去一趟满载而归啊。嗯,丹书,符纸,噫,这件灵笔品相不错!”

  “三叔若是喜欢,就算侄儿孝敬的,反正也是没本买卖,得来的容易。”然后,众人就将之前所发生的事,都言说一遍。

  听过之后,胖胖的张正礼也是以手抚须,略有些感慨:“虽然历来的叩仙小会,家族的这些子弟大多会吃点亏,但我没想到外来的一批修仙者竟然如此贪婪,如此无耻!”

  “彤儿,让你受委屈了,这次是三叔没能保护好你。”将张彤过去,以胖胖的手摸了摸头,原本已经不怎么哭了的张彤,这一刻又忍不住大哭起来。

  “这几百年来了,再未有大修士飞升,资源枯竭,那些大宗大派还好一些,他们占据着八成以上的灵矿、灵园,但是我辈散修的日子却是越来越难熬了,天地灵气日益衰减,近两百年来,炼气境修士的修为功力,若无灵气补充,甚至会日益衰退,返归天地,筑基之后会好上一些,但若是身受重创或者是寿元枯竭,一样也会如此……因此现在许多散修修士想要修行精进,越来越不择手段了。”

  在张正礼对面坐着的,是一名青色道袍的老年修士,能够在张家包的客房里与张正礼品茶论道,即便有事也无需避讳,可见已经是张正礼的老友了,深得信任。

  “哦,对了。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是月灵门的朱勾真人,你们这群小辈还不拜见。”

  “拜见朱勾真人。”在场所有的张家小辈,都躬身拜见。

  其实真人这个词汇,通常是指金丹境修士的,古时候把金丹境修士称为真人,把元婴境修士称为真君或大修士,不过炼气境修士彼此吹捧,什么散人、真人、洞主,慢慢也就变成尊称词汇了,并不代表什么实际意义。毕竟,这些炼气境修士自己也知道,恐怕终尽自己一生,都无法冲击精进至金丹真人境界,那就在名号上过过干瘾吧。

  除了张元方、张元健、张元姜,张彤、张宣儿他们五人的经历以外,另外两波张家年轻修士,也都或多或少的吃了一些闷亏。

  有一名叫张元博的,独自一个人闲逛,然后就与一名美貌的道姑撞了个满怀,虽然精满不思欲,修道之人精气充盈深厚,心意反而稳定,但是毕竟是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看着眼前美貌动人,眼若春水般的妙龄道姑,在对方有意之下,双方自然就攀谈起来。

  那名道姑本来以为张元博也是一名散修,正想要邀几个人一起,免得被修仙家族或者宗门欺凌,但是在对方得知,张元博是张家的修士,尤其身边跟着许多人的时候,很快就找个借口离去了,张元博苦苦问询,却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问出来,回来的时候还显得失魂落魄的。

  “呵呵,你应该庆幸自己是张家的修士,若非如此的话,你跟这种来路不明的女修厮混在一起,像你这种初出茅庐的雏儿,用不了两天就会被人家迷得神魂颠倒,到时候人家想怎么整治你就怎么整治你,好一些的,仅仅只是掠走你的元阳财物,把你光着屁股丢在野外,若是狠辣些的,你这身张家二十多年灵米灵水养出来的修士血肉神魂,全归人家了。”

  “不至于此吧?”

  听到三叔这般话语,不仅仅是张元博而已,其它几名张家的年轻人,也都脸色惊变,暗自骇然。

  “不至于?每一次小会结束,都会有一些散修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有的时候还包括独行的家族子弟。近些年来,由于资源日益匮乏,越来越多修仙者为求修炼,不择手段了。”

  张烈在众人之中,听着三叔张正礼与朱勾真人的话语,却是以之反复印证着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

  道家修炼者讲究天人合一,虽然最后一步是顺生为人,逆天成仙的,但至少在绝大部分时间状态,都是保持人与自然和谐的。因此修仙者文明,发展到农耕状态后,几乎可以保持几万几十万年的社会形态不再发生变化,在修炼的过程中,修仙者虽然吸取天地灵气,但在修炼至所在空间能够承载的极限境界后,就会飞升到上位面。

  在这个破劫飞升的过程当中,会有海量的灵气从上位面涌入下位面,由此,灵气充盈、灵石孕生,各种天材地宝、仙禽异兽也是源源不绝,层出不穷。

  这便是修仙者与天地的互利互益,和谐共处。

  但《域外世界》的背景,是整个修士文明,已经成千上万年甚至更加漫长的时间没有过化神境修士破劫飞升了,因此整个世界的灵气总量渐渐下降,当空间内的灵气浓度低于一定下限时,炼气境的修士若是不身处于灵脉地域、或者身上没有足够的灵物资源的话,一身修为会逐渐化散天地,补充天地残缺。

  修炼到筑基境界,道基稳固之后,这个状态就好了很多,除非修士本身身受重创或者寿元将尽,否则并无修为化散之劫……但无论怎么样,修仙资源日趋紧张,却是不争的事实。

  也是因为这个背景,才会有了后期的伐山破庙、剑征佛国、宗门战争、古魔入侵等待资料片更新,说穿了,就是为了争夺那天机一线而导致的:你与道统不同,灵气丰富时,虽然有争斗却还可以处于同一片天空之下,但是当灵气资源不再那么丰富时,就请其它道统,统统都给我灭绝吧。

  …………………………

  夜晚,张烈在自己的房间当中,盘膝打坐,以自身命火,炼化着那颗今日才刚刚得手的古玉。

  虽然这块玉辟邪的灵气已经丧失八成以上,但是剩下的两成灵气若是可以激发出来的话,对于炼气境的修士来说依然是一件上好的宝物,辟百毒,清邪祟,镇心魔,玉中圣品玉辟邪的两成效力,足以庇护自身修炼的整个炼气期了。

  (根据我当年逛论坛时的记忆,明州最强的两大筑基功法,一者是丹元剑灵宫的剑典,虽然艰难深练,但若是资质、悟性、刻苦、际遇兼备,修到极峰可以练成天道筑基,未来凝结金丹几乎必然上品,其次便是千竹山教的一门秘法,虽然修成之后只能是地元筑基,但威力强绝,修成之后同样有机会冲击一品金丹。)

  (剑典,我是不用惦记了,但是千竹山教的那本秘法,我却是志在必得,否则未来这个世界许多凶险,如何能够应对抗衡?)对于穿越到《域外世界》如此凶险的位面世界中,张烈却心态非常坦然,因为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活着就是赚到了,还怕什么凶险?更何况还有冲击仙道巅峰的机会。

  一夜无事,次日,元章升仙法会,正式开始。

  昨晚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入睡安眠,今日一大清早便究各自道服,汇聚起来,然后由三叔张正礼带领着,一同的外出。

  因为张烈之前,自己是打算通过仙门百艺中的斗法,进入七大宗派的,因此他还关注一下,发现参加考核的所有散修、家族修士,都要根据所考科目的不同,交上一笔不算太贵也不算太便宜的费用。

  通过斗法报考丹元剑灵宫,玄魔宗、焚世影教三大宗派,需要上交十块下品灵石作为报考费用,签订契约后走上擂台,生死各安天命。报考月灵门,幻心宗,千竹山教,重玄阁便宜一倍,只需要上交五块下品灵石,但无论报考的人有多少,七大派最终录取的,也就仅仅只有七十人而已,即便算上内部考核的,也不会超过一百人。

  “元烈,你真的只考虑千竹山教,不考虑一下月灵门和重玄阁吗?”

  “三叔,我自幼神识强大远超同侪,因此加入千竹山教更符合我的先天优势,我也更进一步加强自身特长。”两世为人再自幼锻炼,神识比同龄人强出许多这是自然的事,因此张烈的这个理由也很说得过去。

  张正礼闻言点了点头:“那你等待一下,千竹山教那边出了点事,仙长迟了一些,我先带其它族人去参见,等千竹山教的仙长到了,我再出来找你。”

  “好的,劳烦三叔了。”

  张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等就是数天光景,升仙法会,内部考核,先由各宗修为精深的仙长挑选,不成再上台考较,当然,这个内部考核没有门路,没有人脉,也是进不去的,参与内部考核也就是私人面试的年轻修士,全部都是家族修士,几乎几年也没有一个例外。

  张烈一时半会等不到,就只能观看升仙法会仙门百艺考较,炼丹、炼器、制符、布阵、斗法,这五门是次次必考的内容,但是竞争压力也是极大,反倒是御兽、傀儡、卜算、灵植这些内容,压上就压上了,进入七大宗门的机会暴增,没压上就没压上,五年之后还不到二十岁的话,还可以继续前来赌运。

  仙门百艺考较中,斗法是拼得必凶的,因为这是必修课程,修仙者修炼内练自修,外习法术,但是法术之修学运转,却同样可以反过来助益修为,强化参悟。

  也就是说一味苦修境界,不及苦修境界同时,兼修法术来得进步快,道法道法,本来就是一正一辅,一干一枝,更何况完全不修习法术作为护道之术,在现在的时代背景下也很难生存下去。

  但正是因为修仙者人人都学,人人都精通擅长,因此,绝难出类拔萃,远超同侪。

  “其实也就低境界的时候,修仙者寿元有限,才分得这么细化,到金丹元婴境界,炼丹、炼器、制符、布阵、斗法,全都得懂得,当然,那个时候修仙者的学习能力也大幅提升了。”坐在看台上看着下方的修士各展奇能,张烈这样低声的自语,同时也偶尔将自己代入到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