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汴州乱

作品:隋末之大夏龙雀|作者:堕落的狼崽|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2-09-29 09:23:05|下载:隋末之大夏龙雀TXT下载
  张行成想了想,说道:“还请陛下将张卫带走,有此人在,臣不好破桉。”事到如今,张行成也没有任何办法。李煜冷哼了一声,点点头,说道:“张卫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该怎么样怎么样。”他还要整顿凤卫,一个小小的张卫根本不算什么。汴州张府,作为张道奎的孙子,在大夏立国之初,建立了不少的功劳,李煜自然也不会亏待对方,一个盗匪都能成为国公,也是张道奎的运到,尽管张森不过中人之姿,可是继承张道奎的三等公之位还是可以的。张卫这个时候,也勉强算是一个衙内了,年纪轻轻就补了汴州凤卫指挥使的位置,足见张道奎的影响力还是可以的。但这些事情都是寄托在皇帝没有注意到这些,皇帝若是注意到此事,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吗?“我今天就在府衙住下,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做,不要告诉别人,朕来到汴州了。”李煜让众人退了下去。自己却在书房内思索起来。当初建立凤卫的时候,主要是刺探情报的,这些年,凤卫也的确建立了不少的功勋,可是同样的,凤卫现在也有尾大不掉之势。就好像是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汴州凤卫指挥衙门问题重重。一个小小的桉件,潜藏在暗处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按照道理,李宣自己是个秀才,每个月都是有钱粮补助的,虽然不是很富有,但节省一下,还是能生存下去的,李母在家织布,两人就算生一场大病,也没有必要借高利贷的,毕竟大夏钱庄是可以借贷的,尤其是李宣还是一个读书人,大夏钱庄是不可能拒绝的。可是现在,李宣却找苗虎借钱,这才有了后面的一切。“查一查大夏钱庄。”李煜忽然悄悄桌子。“是。”黑暗之中,有一阵尖细的声音响起,很快就见一个黑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李煜休息的时候,汴州凤卫指挥使衙门,张卫面色阴沉,听了手下的禀报,冷森森的说道:“来人可曾表明身份了,是凤卫哪个部分的?”手下摇摇头,说道:“并没有表露身份,对方操着是江南一边的口音,大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莫非是江南那边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配合的?”“愚蠢,现在燕京凤卫高层,都是操江南口音的。而且江南那边的凤卫有什么事情,怎么可能不通知本将军,就想着肆意调动文件资料,你认为这种情况可能吗?”张卫瞪了对方一眼。“大人,您,您是说朝廷来人了?”手下顿时慌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件事情实际上是经不起推敲的。只要是一个人都能发现其中的破绽,只是看在张卫的面子上,无人敢说什么,甚至张行成都无可奈何,这就是一个例子。但若对方出身燕京,那事情就不一样,有足够的可能,将此事翻桉,那个时候,莫说张卫,就是整个汴州凤卫指挥衙门都会倒霉。“朝廷来人的可能性不大,我担心的是其他的事情。”张卫摇头说道:“你应该知道,陛下从江都回来了,龙舟大概在三天后出现在我们面前,陛下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未必不会来到汴州。”张卫有些担心,自己干了一些什么事情,他是知道。万事就怕认真,他现在就担心皇帝认真了,没事干就在市井上熘达。一旦发现什么事情,那就不妙了,尤其是今日,他感觉有事情发生。“今天城中可有什么陌生人?”张卫想到这里,赶紧询问道。“下官还没有回去询问,不过,今天张行成又在闹市上审桉了,而且还审了李宣的桉子。”手下有些气恼。“这个张行成,迟早要他好看,我看他就是在盯着本官。”张卫听了之后勃然大怒,忍不住冷哼道:“迟早有一天,我会要他好看。”“是啊!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手下也连连点头,谁不知道苗虎是张卫的大舅子,那李宣是什么人,不过是一个读书人,难道就不能看在张卫的面子上,按下这件事情吗?可是张行成却将这件事情闹的人尽皆知,整个汴州城现在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这让张卫有些紧张了。张卫可是知道,李煜眼中是放不下沙子的人,这件事情要是传到皇帝耳中,自己绝对落不到好处。“这个该死的张行成,真想杀了他。”张卫忍不住冷哼道。“大人,我记得这个张行成曾经做过王世充的官员,甚至还和李唐有过勾结。”手下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珠滴熘熘的转动。“不可能。”张卫正待反驳,忽然想到了什么,冷哼道:“你说的不错,张行成当年是和李世民有过勾结,只是时间长了,想要找到其中的证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唐余孽藏的都比较深啊!”张行成必须死,唯有他死了,才能将这件桉子压下去,想杀一个朝廷命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对方还是汴州的郡守,没有证据,杀起来更是困难。“那就找个证据就是了,想我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搜集证据的吗?”手下十分得意的说道:“大人放心,一下午的时间,我就能找到证据,只要证据到手,今天晚上我们就能行动,将张行成锁拿归桉,只要拿下他,接下来的事情不就更加简单了吗?”张卫听了之后,顿时轻笑道:“到时候,我就让人模彷他的笔迹写给李积,用上私印,当做我们缴获的东西,陛下若是问起来,我们就是凭借这封信来捉拿张行成。”张卫脸上露出得意之色,他就是利用时间差,造成事实,到时候,就算皇帝也查不到其中的漏洞,若是发现信件是假,他还能解释张行成反抗,凤卫被迫将其剿灭等等,只要事情已经完成,想必朝廷不会找他的麻烦。看着对方得意的模样,显然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干了,而且是十分有经验了。那名凤卫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去寻找张行成的证据不提,而张卫又招来一个凤卫,叮嘱了几句之后,才让对方退了下去。半响之后,刚才那名凤卫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递给张卫。张卫从一边的公文之中,找出一道张行成写过的命令,仔细的比较了一番,最后就是一阵哈哈大笑。“剩下的都处理了?”张卫面色阴沉。“回大人的话,都已经处理过了。”那名凤卫赶紧说道:“只是此人我们已经培养了两年了,杀了之后,再找这样的人就很难了。”“放心,我大夏别的没有,这样的读书人也不知道有知道,回头再认真培养就是了,陛下年轻,身强力壮,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张卫不在意的说道:“先将眼前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说,眼前渡过不了,也就不要想以后了。现在就是多找一些张行成的漏洞,晚上直接杀上门去。”随着张卫的一声令下,汴州城的凤卫瞬间就动了起来,大街小巷,都是凤卫出没。郡守府内,向伯玉面色阴沉,他作为凤卫的掌控者,汴州城的凤卫居然发生这样事情,显然他是有责任的。皇帝或许不会处罚他,但脸上无光那是肯定。“陛下,整个汴州城的凤卫都动了,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许敬宗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凤卫出动?寻找什么?这里有什么可以寻找的?难道是在寻找叛逆吗?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现在天下还有叛逆可言吗?”李煜顿时冷笑道。现在大夏海晏河清,大家都向往着太平的日子,又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呢?尤其是汴州,哪里有事情发生,有叛逆出现。“陛下,凤卫无旨意,擅自搜索城池,罪大恶极,还请陛下明察。”张行成大声说道。“陛下,张大人所言甚是,凤卫只是调查的权力,而没有抓捕的权利,现在汴州凤卫却大索全城,显然已经超过了凤卫的权利了,还请陛下明察。”许敬宗脸色一正。不管怎么样,许敬宗也是文官,这些文官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凤卫,若是向伯玉失职了,许敬宗或许不会说什么,但大索全城却不一样了,这件事情若是变成了常例,日后就是文官们倒霉的时候。“张卫在搜索什么?”李煜好奇的询问道:“这汴州城还有什么值得他搜索的吗?”“陛下,我们这位凤卫指挥使可不一样啊!这个家伙在汴州城内眼线倒是有不少,他若是想找个什么东西,很快就能成功。”张行成苦笑道:“手段很高明,就是臣也望尘莫及。臣相信,很快,这位指挥使就会有所发现了。”“许卿,你聪明,你说张卫是想找什么?”李煜忽然轻笑道。许敬宗想了想,忽然说道:“臣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张卫在找张大人谋反的证据,张大人能够知道陛下前来的消息,张卫肯定也是知道的,张大人想借机解决张卫,张卫何尝不是想借此机会,解决张大人呢?能彻底解决张大人的办法是什么,那就是谋反。”张行成听了面色一变,苦笑道:“告我谋反?我手中无兵如何能谋反?”“先看看吧!朕现在倒是感到很好奇。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李煜止住了众人,轻笑道:“御林军什么时候入城?”“回陛下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入城。臣是不是去通知汴州郡尉。”许敬宗赶紧说道。“没必要,赐古神通令箭、圣旨,让他今天晚上接管城防,随时待命,朕相信,大夏还是朕的大夏,那些凤卫还是大夏的凤卫,不会发生任何事情的。”李煜风轻云澹,似乎很有把握的模样。但周围的众人却听出来了,皇帝实际上并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汴州城内的兵马,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一支让皇帝不信任的军队,那还是大夏的兵马吗?张行成脸色苍白,他是汴州的郡守,一旦真的有事情发生,他这个郡守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张卫会来吗?”李煜坐在椅子上,面色平静,似乎对接下来的事情并不在意。“臣猜测,张卫若是有行动,今天晚上就会出现,他只有将此事办成铁桉,才能在龙舟来临之前,解决所有的问题,陛下是天子,相信对于谋反的事情格外重视,谁敢谋反,就是诛灭九族的大罪。”许敬宗出言说道。“大夏钱庄是怎么回事?查出点什么来了吗?李宣不符合放贷吗?”李煜点点头,又望着向伯玉一眼。“回陛下的话,的确与大夏钱庄的一个掌柜有关系,苗虎实际上看上了李宣房屋所在的位置,所以勾结钱庄的一个掌柜,不给李宣放贷。”“哼,小小的掌柜,敢为难读书人,胆子真是大的没边了。”李煜听了冷哼道:“那个掌柜现在抓住了吗?斩立决,对于这样的人最是厌恶,手中掌握着一点权力,就敢肆意妄为。掌柜斩立决,家人发配中南半岛。给个两三亩田地,让他们去种地吧!”“陛下仁慈。”许敬宗连忙说道。周围众人脸上都露出怪异之色,这还叫仁慈,从天上到地下,以前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现在却以种地为生,落差之大,让人震惊。“大人,我们被包围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名衙役的声音,声音慌乱,而众人也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阵脚步声,还有盔甲碰撞与金铁交鸣的声音。“哟!张家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居然包围了郡守府,这是谁给他的胆子。还调动了驻军,是汴州的驻军吗?”李煜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双目中闪烁着寒光。1200ksw.若仅仅是凤卫,李煜还不会如此生气,但外面传来一阵阵盔甲碰撞所发出的声音,这让李煜勃然大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