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一十二章 我没有接受考核

作品: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作者:啸沧溟|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2-24 04:19:53|下载: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TXT下载
  “你站什么立场?”

  柳二龙翻了个白眼:“你站在武魂殿对立面就行。”

  大师一时没能领悟她的意思,有些迷糊的道:“那秦剑怎么办?总不能和他作对吧?”

  “咳。”

  弗兰德听不下去了,赶紧提醒他:“二龙是让你和那个教皇作对。”

  “呃…”

  大师汗颜。

  “院长,大师,二龙阿姨…”

  秦剑和唐三马红俊一起走了回来。

  “牌子也换完了,接下来基本的武魂学院规范我会给到你们,然后我就要去找小舞了。”

  秦剑的眼底闪过一抹忧虑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小舞离我似乎越来越远了…”

  柳二龙一听,忙道:“那你就快去找小舞吧,反正也说了之后不久会回天斗城,现在就不要多逗留了。”

  她当初和小舞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认个母女关系而已。

  “嗯。”

  秦剑点了点头。

  大师见他要走,忽然踏上一步,忍不住道:“秦剑,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啊?什么问题?”秦剑疑惑回头。

  大师本来打算等有机会单独问的,现在看秦剑要走,也只能问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的瞥了柳二龙一眼,随后凑到秦剑身旁,低声道:“我…我想问问…她现在还好吗?”

  柳二龙早已经运转魂力,竖起了耳朵,听到这一句差点直接化身母暴龙。

  “冷静冷静!”

  弗兰德拽住她:“小刚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大师是说教皇?”秦剑脸色古怪。

  “嗯。”

  大师忙摆手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那时候不是看她很喜欢你吗?所以想知道她是不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感情。”

  秦剑的眼神越发古怪了。

  就连柳二龙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实在是没能领会大师说这句话的心情。

  难道还是在印证那一句,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这一次我打破了心里的桎梏,回想起当初的过往,才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

  大师低声叹息:“我那时候自尊心太强,根本没有去想内里的缘故,只是觉得她太过无情,现在想来,也许是我错怪她了。”

  “你确实错怪她了,但她还是会和你分开的,那是必然…”

  秦剑忽然道:“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插足了她的人生。”

  大师出乎意料的摇摇头:“其实也不算分开,我甚至都没有碰过她,那些过往也不过是一个仰慕女神的青年做的一些傻事罢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是你们已经…”他欲言又止。

  秦剑笑了:“算是一半吧。”

  “一半是什么意思?”大师疑惑道。

  秦剑揣起手来:“一半就是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但还未彻底的彼此信任,因为她和我的身份立场问题,也因为四年前的一桩旧事,所以还需要继续磨合…”

  大师的脸色变得异常怪异,有点欣慰,又有点绿油油的…

  “想问的问完了吧?”

  柳二龙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那就跟我回去!跪榴莲还是跪蚂蚁,你自己挑,榴莲要跪碎,蚂蚁不能死…”

  大师:“……”

  “竹清,荣荣,接下来我要暂时离开了,你们回七宝琉璃宗吗?”

  秦剑转身走到了宁荣荣和朱竹清身前。

  “嗯,我回七宝琉璃宗。”宁荣荣乖巧的道。

  朱竹清却是抬头:“你去找小舞的话,方向是南边吗?”

  “是,而且还挺远,不知道为什么小舞一直在往南,似乎快超过星斗大森林的范围了。”

  这也是秦剑最无法理解的,如果是路上遇到危险的话,小舞应该直接回星斗大森林才对,这绕开星斗大森林往南是怎么回事?

  “那岂不是星罗帝国的方向?”朱竹清的眼睛亮了一亮。

  “是的。”秦剑不明所以。

  朱竹清就上前道:“那我和你一同上路吧。”

  “竹清,你不和我一起住了吗?”

  宁荣荣立刻抓住了她的手,有些不舍的道:“你要去哪里?”

  朱竹清反手抓住她的手,轻声道:“我的变强需要回去家族,改变家族那一套继承人制度。”

  “这和你变强有什么关系?”宁荣荣问道。

  朱竹清答道:“算是我之前游历大陆时的机缘吧,会有一些考核,每次通过都会得到实力的大幅提升,听起来和奥斯卡有点像。”

  宁荣荣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竹清,你有没有问过最后的考核是什么?”

  这话问得有些古怪,秦剑也竖起了耳朵。

  朱竹清摇了摇头,道:“这我没问啊,怎么了?只是对我来说目前的考核还挺符合心意的,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回家族了。”

  宁荣荣默默的松开她的手,低声道:“你最好是问一下最终考核,再决定要不要继续下去,我觉得…最好这样。”

  “荣荣,你似乎…知道些什么?”秦剑插嘴皱眉道。

  宁荣荣回头看向他,点头轻声道:“我确实知道一些,但我不能说,就像剑哥哥你有些东西不能说一样。”

  秦剑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那么你能告诉我什么?”

  宁荣荣沉思片刻,才抬头道:“我只能说,我没有接受,也无法接受那最终考核。”

  秦剑心底一沉,那种被网笼罩的感觉又来了…

  “抱歉,我不能问最终考核是什么…”

  朱竹清忽然睁开眼道:“但我可以随时放弃,这是我确定的。”

  “那就好。”宁荣荣微微松了口气。

  “娜儿,我要尽快分手了。”秦剑忽然在心底道。

  “有危机感了是吗?”娜儿问道。

  秦剑点了点头:“最近发生的事,让我越来越没有掌控感。”

  “但你也说了,就连分手都有种被安排了的感觉。”娜儿道。

  秦剑沉默片刻,才道:“如今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但我还没有走到尽头,中途换路不可能,只能继续,但我同样需要积攒属于我的底气,那就是这条路以外的东西,也就是…你。”

  “我知道了…”

  娜儿轻声道:“现在的我尚未恢复巅峰,还需要几年时间,这个没法加速,但有一点是绝对没人知道,只有我们知道的,也是最关键的突破点…”

  “我们的融合。”秦剑忽然道。

  娜儿嗯了一声:“对,我们的融合。”